賴賴

【宇霖】泛起微光的风景(短篇一发)

Angela妞qi:


作者有话:OOC,内容很散,只是随笔记录某人北京行加脑洞,不上升正主,慎入!

————————————————




七月初夏的北京,清晨下起了蒙蒙细雨。

杨孟霖起身走到酒店的落地窗前打开了窗户。

雨滴滴答落在衣角打湿了他手里的纸条,不远处的被褥似乎还留着彼此隔夜的温度。

「孟霖,我在家等你回来」

这个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家伙。

清晨的天空带着一片湿意,天空突然划过一道闪电,杨孟霖心疙瘩一声跳转,他想起昨天夜里和施柏宇窝在酒店看球赛时,中途广告插播的天气信息。

【台风“玛丽亚”来袭,多地迎暴风雨】

【强台风“玛丽亚”今日上午在福建登陆,中心最大风力14级,狂风掀起十几米巨浪,福建浙江等地迎暴风雨,部分地区高铁停运】

雨水明显有变大的趋势,不知是天空轰隆的声响在敲着他的心还是思绪飘去了北京国际机场 被揪着而拧起的不安感,杨孟霖关了窗户,拨打号码。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施柏宇接电话阿,接电话,接电话!

电话响了十几下自动挂断了。


「孟霖,你想不想我?」

「喂,杨孟霖,你没事长这么好看,我很累诶……」

「孟霖孟霖孟霖,」

「我明天就得飞回去了,我明天要去拍一本杂志……」

「我不放心你,所以来看看你啊,知道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我们是家人,」


这个世界那么大,大到一转身就是1715公里的距离,这个世界那么小,人潮人海中,天闪雷鸣间,杨孟霖心里只记得一个施柏宇,耳边环绕的都是施柏宇说的话,眼前浮现他那张稚嫩略带傻气的脸蛋,他眉眼弯弯含笑的样子,太可爱,有时候又很欠扁,惹烂桃花时。

施柏宇总是想办法哄着他开心,想办法给他安全感。上节目时会在意他的一举一动,知道他胆怯害羞,分明是话到嘴边的情意自然换做一个无声的拥抱和笑意,又知道他不想彼此的关系影响他的学业和未来发展,那颗星星般对爱情充满着闪耀而渴望得到世人肯定的心,硬生生的压下去,只是偶尔在限动里打擦边球有意无意的提对方,又或者限动发零星边角的暗语,证明着彼此的关系,他已满足,杨孟霖时常想这样的施柏宇如果自己错过了,怕是再也找不到比他对自己更好的人了。

助理敲门进来提醒他对剧本时间到了,杨孟霖点点头,又看天色渐黑的天空,心里雾气腾腾,出道多年他从未有过比此刻更想撒腿就跑的冲动了,但他想一起跑的人此刻没接他电话。

……


“孟霖哥,”

“啊,什么?”

“你这行标错了,小葵是在升大四才和历清北分开住的,还有这行,小葵误会清北姐姐是情敌,不是清北妹妹啦,”

杨孟霖用涂改液涂轻轻抹掉,重新用红笔又标了内容,挠挠后脑勺,抱歉的看着女主刘佳兰:“好啦,我很专注,”

柔中女汉子般一手揽过他,笑的贼嘻嘻:“杨大爷,心思怕是飞到天上了吧……”

杨孟霖摆出一个‘你再不放开我,你再胡说八道,我就打死你’的眼神,“干,男女授受不亲,”狠狠推开她,换来柔中一个大白眼。

杨孟霖“叹气”说:“晏柔中,你145cm小矮子,我180cm巨人,我们是不可能的,你死心吧,”

柔中答:“谢谢你哦,巨人,我还没这么想不开,”

杨孟霖眯起眼笑:“最好是啦,放心,我不会嫌弃你的,”

一旁围观的刘佳兰迷茫的坐看看右看看,正要说点什么,杨孟霖手机响了,是短信通知。

刚刚还一脸很皮的男主角,拿起手机点开看完后,嘴角顷刻笑出孤度。

柔中食指敲了敲桌子,剧本挡在他手机前,杨孟霖抬头瞪了她三眼,收起手机,一本正经的继续看剧本。

刘佳兰忍不住好奇心问:“孟霖哥,发生什么好事情了吗?笑的那么开心?”

杨孟霖的助理朝他使了眼色,说:“没有,我们前几天和别人打赌买了球赛的预测,我们赢了,刚刚赌输的说回台北请我们吃火锅大餐,是群发的,我也有,”

柔中揉揉额头:“对,我也有,”

他们几人坐在一间咖啡厅里研读剧本,隔着玻璃窗能看到外面的天色。

柔中揉完额头,侧过眼看着天空一道闪电飞快闪过,心里默念阿弥陀佛,她不是故意撒谎,她只是帮忙堵柜门而已。

她抿了半杯咖啡定神,同剧的刘宥畅 田璐菡这时过来了,杨孟霖推了柔中一把,柔中隔着桌子踩了杨孟霖一脚反击,她站起身面带微笑:“你们来啦,等你们好久,我们台词本都要说烂了,”

田璐菡勾勾唇角吹了一声口哨大大咧咧的坐到了杨孟霖旁边。

刘宥畅脱下外套搭在椅子上,坐到她对面,规规矩矩的朝每个人微笑自我介绍。

杨孟霖经纪人咳了一声,田璐菡笑意更深主动伸出握手的动作,“你好,我叫田璐菡,小帅哥,我可是你的忠实粉丝哦,”

刘宥畅说:“阿菡你这样会吓到别人,”

杨孟霖挪开了距离,腼腆的点头,柔中坐到他们中间伸出手大方的握住:“你好,我是晏柔中,这部剧的女二,我旁边这位大爷是男主,但是他有洁癖,所以我替他握啦,”

刘宥畅撩了撩头发,细细打量着杨孟霖的眼睛。

刘佳兰说:“既然人齐了,我们先来一张大合照吧,纪念我们《暖暖都是爱》剧组全员集合,”

田璐菡笑:“好啊,我最喜欢和帅哥美女拍照了,”

刘宥畅眼神依旧定定的看着杨孟霖,杨孟霖余光注意到他的视线,咧嘴一笑小声问柔中:“我今天是帅气男子哦,对吧?”

柔中小声在他耳边答:“我帮你去问某人,你就知道答案了,”

杨孟霖努努嘴笑,“不用问,他心里我当然最好看,”

柔中戳他肩膀:“美的你,”

杨孟霖经纪人重重的咳了今日第三声。

刘佳兰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们。

刘宥畅说:“我来拍吧,你们站我后面,”

众人点点头,经纪人站到了镜头外。

刘宥畅举起手机让镜头对着杨孟霖正中间的距离,他侧着身子望着镜头。

“好,我数三二一,”

“要拍咯……”

刘宥畅抿抿嘴角通过镜头盯着看杨孟霖的侧脸,杨孟霖尴尬的别开他的目光。

田璐菡嘟起嘴不耐烦,“快按阿,磨叽什么?”

刘宥畅顿了顿,咔嚓按了三下拍摄键,完成了大合照。

刘佳兰提议他们建一个微信组,照片发到群里,田璐菡表示没意见,她打开了微信二维码,手机摆在桌上让大家扫。

杨孟霖和柔中对看了一眼,求救JPG。

柔中眼珠子转了转,无视他JPG。

杨孟霖又和经纪人对看了一眼,依旧是求救JPG。

经纪人摆摆手JPG。

「孟霖,我登机了,你在北京好好照顾自己,离男的女的远一点,否则回家你就知道狮子的厉害」

这是他男朋友十分钟前发来的短信。

干!这个flag他可以不背吗?

白衣天使杨孟霖os:我家小孩儿左脚刚走,我怎么能马上加别的男人微信呢,你看他的眼神,明显对你有意思啊啊啊!!!

黑衣天使杨孟霖os:拍照怎么了,我恋爱了也是一样有人追求的!!

白衣天使杨孟霖os:我家小孩儿炸毛了会疯的,疯起来十个人都摁不住柜门啊啊啊!!

十分钟前洋洋得意的杨孟霖,十分钟后窘迫坐如钟,不,坐如针。

转念一想,他怕什么,又没做坏事,不就合照加微信嘛!施柏宇可以和美女合照可以点赞名模,他怎么不可以?

刘宥畅推了推他胳膊指指桌上手机笑,杨孟霖一个颤抖,他是不是读剧本读眼花了,居然觉得刘宥畅笑起来有几分像施柏宇。

原来今天天气不好,是有原因的。

何止下雨,简直狂风暴雨。

最终他妥协了黑衣天使的建议,扫了二维码,加了每个人的微信,包括刘宥畅的。

其实他在台湾时很少用微信,都是用Line和同事朋友们交流,但是施柏宇喜欢聊天和他pk表情包,久而久之微信更像他们之间的一个秘密聊天室。

杨孟霖深呼吸,这是为了工作,为了工作,为了工作。

…………


为了更好的融入角色,杨孟霖早几个月开始健身,一开始是为了角色需要,慢慢的健身成为了他的一种习惯,从台湾到北京,一千多公里的相隔,也挡不住他一颗爱健身的心。

就像世间万物挡于眼前,也无法撼动他那颗为爱人而疯狂跳动的心。

以前他压制住天性,人前总是礼貌温和与每个人友好的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私下又喜欢略带顽皮的和朋友们相处,看似什么都不在乎却其实比谁都在乎,外界对他的评价。

前女友们分手时丢给他同样一句话,“你太好了,” 杨孟霖想,我太好了,所以你特么不稀罕是吗?

好几年过去了,他感谢这份不稀罕,留给他沉淀自己等待着什么的机会。

青春在歌唱,生命在沸腾。

健身房果然是适合大汗淋漓的地方,还是一个让人运动运到思考人生的好地方。

谁说他去健身房只是拍照的?看,他到了北京举哑铃每次飙升70好吗?这就是专注,努力,成熟的幽默男子!

这时候当然要发微博限动证明一下。

ID无隐心kettle:在北京还到健身馆摆拍😏,孟霖你还真是坚持😛

杨孟霖一本满足回复:必须。

前一句不算。

ID他敲可爱的:哇哦,在北京也不忘健身啊

杨孟霖回复:😏

走出健身房,他换了一套衣服,准备去附近转转,助理小妹去吃完饭了,晚上没工作。他手上拿着一瓶冷的矿泉水,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北京大街上,有一种很晕眩的感觉。

柔中刚刚发Line问他今晚要不和演员们聚餐吧,杨孟霖拒绝了,他说想一个人待一会。

早上还下着蒙蒙细雨的北京,此刻夕阳下雨后的北京又是另一番景色了。

似乎下一秒他宝贝女儿欢欢会跳起来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扭动着小屁股和尾巴原地转圈圈表演给他看,又似乎下一秒施柏宇抱起欢欢大步走到他面前牵起他的手笑眯眯的说:“孟霖,我们去吃肉排吧,”

施柏宇,杨孟霖想你了。

想你每次在杨孟霖健身后,牵起他的手去吃好吃的。

想你每次明明上课很累了,却还是在放学后抽时间陪他溜欢欢。

想你不喜欢聚会,为了杨孟霖去借狗,坐在热死人的房子里打电动只为了陪在他身边。

想你上节目,只要是选择题,毫不犹豫的选择杨孟霖。

想你像个傻瓜不远万里飞来北京,只为了安抚杨孟霖的心情,第二天又飞回去继续工作。

眼角滑过一片湿润,杨孟霖揉揉眼睛,转身往酒店方向走。

他们在一起几个月还从来没分开超过几天,所以杨孟霖习惯了施柏宇的陪伴,杨孟霖习惯了一转身施柏宇就在眼前,杨孟霖习惯了施柏宇的拥抱,习惯了每次和施柏宇一起溜欢欢,欢欢更粘他,自己开心又略带吃醋的心情。

不分别不知触手可及的珍贵啊。

他其实都快忘了,施柏宇比他小六岁。

明明是他该照顾他和欢欢的,怎么在他意识到后才发现自己才是一直被照顾的人呢。

杨孟霖你就矫情吧,矫情死你。

男朋友和女儿不在的第一天,心空。

刚刚踏进酒店大门,裤子里的手机传来震动。

是微博特别关注消息提醒。

还有一条Line的消息。

还有一段50秒的微信语音!!

来自:施柏宇施小朋友施派派同学。

杨孟霖听完50秒的语音,鼓鼓嘴膀子,嗯了电梯楼层,刷卡开门跳到床上卷起被子连滚了两下,三步骤花时5分钟完美完成。

他捂着嘴笑,躺在床上举起手机连接VPN,给下午的合照加了滤镜,点击发送,看着软件显示发送成功。

心里倒数十秒。

果然微信视频响了。

杨孟霖点击「接听」,咬咬唇“淡定”的眨眨眼。

欢欢的爪子出现在镜头里,然后是欢欢的小脸蛋,再再然后是施柏宇抱着欢欢凑近镜头,再再再然后,镜头切换前置,一个啃着西瓜的中年老头翘着二郎腿坐在客厅,和他say hi,这人是他爸!!

杨爸爸嘴里的西瓜似乎很美味,隔着屏幕他听到了什么?他爸说柏宇阿,你们聊,爸爸看会儿新闻哈!

?????

施柏宇爽朗的答:“好咧!”

镜头切换回来,施柏宇举起欢欢的右爪,又举起欢欢的左爪向着屏幕,欢欢呜呜的叫了一声。

施柏宇笑笑,开口问:“顺利吗?”

杨孟霖昂头挺胸反问:“必须! 你怎么会在我家?不是才下飞机?”

施柏宇轻抚欢欢的小脑袋,“爸比不在家,爹地和爷爷陪欢欢,我们一起等爸比回家,”

欢欢又呜呜的叫了几声,眼睛到处望。

杨孟霖坐起身,枕头依在身后,他靠在床头,手指隔着屏幕戳欢欢的脸,欢欢像是感觉到了,歪着脑袋笑了。

施柏宇嘟嘴:“我呢??”

杨孟霖吐吐舌头:“你什么?”

哐当一声那边传来关门的声音。

施柏宇解释说:“孟霖,爸去找茶友打牌了,”

杨孟霖摸摸鼻子,瞪起眼:“爸什么啦,施柏宇你再乱喊,欢欢咬你哦,”

施柏宇说:“欢欢才不舍得,对吧,欢欢?” 他捧着欢欢的小脸,呗次亲了一口。

杨孟霖这下不瞪眼了改瞪鼻子:“你怎么可以亲她?你男朋友在这里诶,”

杨大爷不满了,诶字的尾巴怨气很重。

施柏宇勾起唇角嘟起嘴:“嘿嘿,那,男朋友你快亲我,不亲不给挂断,欢欢是见证犬,”

杨孟霖红了脸,对着屏幕呗次呗次轻啄两下,捂着脸低低的笑。

施柏宇回他一个飞吻,两人静静看着屏幕里的彼此,乐呵呵的傻笑。

杨孟霖说:“施柏宇,我想你了,”

施柏宇回:“我也是,很想你,”

刚开始交往时,杨孟霖想过千万种和施柏宇谈恋爱的相处方式,他们以前都只和女生谈过恋爱,并不懂和男生恋爱该如何维系把握这段关系。

唯独有一种相处方式他是没想到的,就像这样静静的隔着屏幕对看彼此,杨孟霖的心里也很满足,那是爱一个人被给予的温暖和安全感,是施柏宇才可以打开的万中无一。

杨孟霖收起眼泪问:“柏宇,一会儿我开个直播吧,你也来看好不好,这次我来北京,有遇到喜欢我们在一起的粉丝,我想谢谢他们,”

施柏宇轻笑,“好啊,其实今天在机场,我也有遇到热情的粉丝,他们说很期待越界2,还叮嘱我在第二部能注入灵魂给王振武,让他不要那么磨叽,交给时间,”

杨孟霖哈哈大笑:“他们很可爱啦,”

施柏宇看着杨孟霖说:“是阿,我们是很多人的期待,这份爱情,我会好好珍惜,对得起彼此对得起身边朋友粉丝们的期待,”

杨孟霖挠挠后脑勺:“有时候他们知道的比我们还多,也算是给了我们很多的勇气啦,”

施柏宇停顿了两秒说:“孟霖,等你回家,我带你去吃五花肉,好不好?”

杨孟霖重重点头:“好啦好啦,我要吃五花肉拼盘,很大盘很大盘那种哦,”

施柏宇对着屏幕亲了他一口,摇摇欢欢的爪子,“哎呀,我待会儿要去拍一个杂志诶,看不了直播了,”

杨孟霖看了一眼手机时间,接近晚上九点了。

他说:“那我改明天直播,今天先预告,你不要工作到太晚啦,晚上熬夜太球赛也不好哦,”

施柏宇说:“嗯,我的孟霖真好,”

杨孟霖笑骂了他一句幼稚,两人又闲聊了几句,才挂断了视频对话。

…………


半小时后门铃响了,柔中,刘佳兰,刘宥畅,田璐菡,分别拧着一袋烤串啤酒泡面等食物,一字排开站在门外笑嘻嘻的跟他打招呼,柔中先一步进门放下了食材,其他人跟上了步伐,刘宥畅负责关门。

杨孟霖吓了一跳:“你们?!!”

田璐菡搭住他肩膀:“小帅哥,来一瓶啤酒烤串培养培养感情呗?”

刘宥畅扯了扯嘴角:“阿菡,”

田璐菡笑:“干嘛,你也想培养培养感情吗?”

柔中打开了电视机望向他们说:“好了,别理两个幼稚鬼,我们今晚来一是为了再对一遍各自剧本台词,二是看球赛的,他们几个都说一个人关在房内看球赛无趣,一起看比较有气氛,”

刘佳兰打量四周,坐在电视机前的软沙发上笑笑补充道:“是啊,人多热闹,”

杨孟霖心想,幸好你们晚半小时回来。

田璐菡拿起烤串嚼了一口,也坐在沙发上,“怎么,孟霖小帅哥你不方便吗?”

杨孟霖抿抿唇摆手:“没有啦,我待会儿要在微博开一个直播预告,明晚和粉丝直播聊聊天,”

柔中问:“这么突然吗?”

杨孟霖点头:“嗯呢,就有一些心里话想和粉丝们说说,”

刘佳兰说:“孟霖哥哥好像很红哦哈哈,”

柔中笑笑:“当然,何止红,还自带粉红泡泡那种哦!”

杨孟霖拿起两串烤肉塞到她嘴里:“吃吧你,晏柔中胖死你,”

柔中笑眯眯瞪他。

田璐菡打开一瓶啤酒抿了一口:“那部很火的剧是叫越界吧?文武兄弟太可爱了,演哥哥的演员叫什么来着……?”

杨孟霖心中一暖回答道:“施柏宇,他叫施柏宇,”

田璐菡恍然的说:“哦对对对,他好高好帅但是年纪很小,标准的小鲜肉一枚哦,声音奶声奶气的,太让人想揉捏了吧,”

刘宥畅挤进沙发间,三人并坐:“阿菡,一般这种小鲜肉都是名花有主的,你别想了,”

杨孟霖站在沙发边围观他们左一言一语,乐了,非常想纠正刘宥畅的这句成语,是名草有主,而且这枚草就在你眼前。

柔中笑着说:“既然聊到这个,我最近在看一部韩剧《金秘书为何那样》,男主和施柏宇长得挺像,你们看不,我手机下载了可以直接投屏,球赛没开始,就当看看剧学学人家欧巴的表演咯,”

沙发里同步举起了三只手,表示他们没意见。

杨孟霖耸耸肩:“看吧,看完晏柔中你也还是145cm的个子,30分的演技,”

柔中站起身打他:“要不,一会儿直播咱俩比比量身高?”

杨孟霖咬牙缕缕齐刘海抬起下巴道:180cm成熟男子无所畏惧,但是,你太胖了惹,去撞墙吧,”

刘佳兰说:“你们感情真好,”

柔中斜了杨孟霖一眼:“我们是死对头,”

杨孟霖呵呵道:“什么啦,谁跟他感情好,”

刘宥畅细细看着乐呵呵的杨孟霖。

田璐菡眼珠子转了一圈,默默瞅了一眼刘宥畅,皱眉。

……



杨孟霖打开了微博连接一直播,点击「开始直播」,评论区没多久开始刷刷刷的出现留言。

杨孟霖眨眨眼看着评论信息。

皮皮的笑。


ID Rendiwu:突然直播??

ID 托莫拉夫斯基:😳开直播了????

ID 三三:背景声音是在看电视吗,前排up一个!

ID Lilyline:😂😂😂为什么我听到一男一女的声音???

ID 我叫蒙蒙呀:哈哈哈,又卡了!

ID 唐小楼:Hello,历清北,孟霖哥哥看我看我!


杨孟霖挥挥手:“今天是直播预告啦,明晚大概8点9点10点会来直播,嗯,哈哈哈,我什么时候回台北?很多人应该都知道了吧……但为了安全,对啊,天气嗯,还是不要来了吧,”


ID 艺心Amanda:孟霖,会待北京几天?台北明后天暴雨!

ID 卡卡是公主:哥哥你那么多顶帽子为什么就爱戴这顶?

ID 新新爱吃肉肉:孟霖哥哥,台风来了,了解一下。

杨孟霖侧身看了一眼窗外,回头眯笑点点头:“听说有台风啊,时间就嗯嗯嗯……因为我很喜欢这顶帽子,所以就一直戴着,(我会告诉你是男朋友送的吗?)

ID 杨孟霖的女朋友:大哥,我们要求不多,你待到18号就行!

粉丝们在努力的帮他和男朋友谈恋爱,桥时间,杨孟霖心里敲敲给他们点了一个赞,确实很可爱,确实很不容易,但他也确实不能回答他们太多和男朋友有关的信息。

杨孟霖委婉的转移话题:“我晚点告诉你们,明天!明天记得要来看直播哦,”

关掉直播后他收到了很多私信他刚刚直播时点了定位的事,杨孟霖吓一跳,掐掉了刚刚的直播预告又重新开了一次,保存,发送,才心安的退了微博。


杨孟霖推开门走去客厅,一群人依旧在津津有味的看着《金秘书为何这样》。

静谧的夜在风雨交加电闪雷鸣下显得疯狂而又喧嚣,柔中说聊聊吧,然后搭着杨孟霖的肩走进房间关上了房门。

柔中搬了一个凳子坐下,杨孟霖也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书桌台前,他望了一眼窗外的狂风暴雨又回头看了一眼对面若有所思的好友,“你想问什么?”

柔中叹气:“你知道我想问什么,”

杨孟霖学着她叹气:“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问什么?”

柔中作势打他,又笑了笑:“你今天一早到现在一直走神,晚上饭局又拒绝了我们,你家经纪人小姐姐可担心了,但是她说你脾气倔劝不动,让我来安抚安抚你,我阿真是不容易,”

杨孟霖挠挠后脑勺轻笑:“哪有什么事,”

柔中说:“一般下小雨的时候我会想到浪漫,什么雨中漫步,什么雨中乱七八糟的奔跑,但其实真正站在雨中时,我只想回家盖起被子到头就睡,”

杨孟霖笑:“但是人本身就是会多想的生物,”

柔中不置可否的点头:“所以你刚刚在我们进门之前和你家那位视频时,你有告诉他,你多想的事吗?”

杨孟霖张了张嘴:“你怎么知道我们视频了?”

柔中翻白眼:“不然,你拒绝饭局躲回酒店,真的很认真在看剧本哦?还是思考你伟大的人生,然后挂着满脸幸福又惆怅的表情为我们开门?”

杨孟霖站起身,背对着她,眼眸投入夜色下的雨中:“其实我在想,我真正能为他做什么,我们彼此之间又该如何去正确经营这份感情,粉丝们的期待还有他的期待,我真的可以做到吗?”

柔中再度翻了一个大白眼,但杨孟霖这次没看见。

柔中拍拍他后肩说:“想不通就去问他啊,他那么爱你,会理解你的,”

杨孟霖转过身重新坐回凳子上掏出手机,点开相册其中一组照片指给柔中看:“你看,”

背景是宜兰的海滩,施柏宇抱着欢欢躺在沙滩椅上呼呼大睡,一人一狗嘴角上扬,温馨又窝心,但仔细看会发现施柏宇大腿部裹着纱布,眼角挂着几层的黑眼圈。

杨孟霖大拇指抚摸着照片里睡着的施柏宇,语气轻柔道:“我知道他会理解我,我一直知道,但我有时候会希望他自私一点,不要那么爱我,可我又忍不住去爱他,不想把他分享给其他人。他还年轻阿,明明前途无量可以有更好的人陪在身边,没有我,他会飞的更高吧,柔中你知道吗?施柏宇他真的很傻,我跟他说考试期间不要分心咱们暂时别见面,结果他抱着作业直接来我家复习了,我跟他说腿受伤不要跑来跑去,结果他考完试瞒着我跑来健身房找我还抱着欢欢说是欢欢想见爸比。我威胁他上节目不要提我的名字,他答应我了,结果他直接穿了红色的addidas裤子去上节目,红裤子的配套红外套在我车上,是粉丝们都知道的事情,他新戏在宜兰,剧组的工作人员都留宿,他呢,每晚顶着黑眼圈开车往返,我问他,你猜他是怎么回答的,他说孟霖,我只想在每天24小时的时间里多争取一个moment住在你心里,我喜欢女团,他也跟着去关注,还点赞错了高仿号,我说喜欢漫威,他搜索了一堆漫威的内容去了解,买了一箱模型摆在家里,吓的施妈妈差点报警。你说世界上怎么会有施柏宇这么肉麻这么傻的人呢?”

杨孟霖捂住脸,眼泪水啪嗒啪嗒滴落,“他似乎不怎么明白,我有多爱他,”

今天之前晏柔中并不能完全理解杨孟霖和施柏宇之间的爱情,她觉得世间感情本就如此之脆弱,男女之间结婚离婚的数不清,情情爱爱虚无缥缈,爱的再轰轰烈烈最终归于平淡埋于尘土,何况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情?她并不看好这场因戏生情的爱情,杨孟霖大施柏宇6岁,他们原本就像两条平行线,各自各精彩,各自更努力,相遇后产生的情愫暧昧你侬我侬最终也许都会被时间冲淡,她以为是施柏宇这个小孩儿穷追不舍的爱着杨孟霖,杨孟霖一时不忍拒绝而答应施柏宇来一场互相躲避孤单的感情罢了,成年人的世界爱啊恨啊有几个人是看得到未来的?

此时此刻她发现她错了,错的离谱。

他们从来不是单箭头,在施柏宇努力爱着杨孟霖的时候,杨孟霖也在努力的爱着施柏宇。

谁说不是呢?提起施柏宇时才有的宠溺,为了施柏宇去参加他不擅长的篮球比赛,这不是爱又是什么?

分则各自为王,合则举世无双,而施柏宇和杨孟霖从相爱起已是一个整体,注定分不开,他们在彼此的世界里举世无双,一点点的守护彼此,外人理解不理解根本不重要。

他们都一样傻,傻的让她羡慕。

…………


抵达桃园机场后,柔中和杨孟霖拖着行李走出机场大厅,杨孟霖很绅士的帮她手提了一些北京买的特产和包包。

接近凌晨的时间,他们站在机场大厅外一边等着接他们的车一边感谢雨过天晴没让他们的飞机延误到明天后天。

杨孟霖换回台湾的卡,低着头刷ig。

柔中问:“你告诉他,你改航班的时间了吗?”

杨孟霖抬头“啊”了一声说道:“没诶,我先回家溜欢欢再直接去他家找他,”

一旁的经纪人笑道:“安排的明明白白嘛,”

柔中答:“可不是嘛,没眼看了,”

杨孟霖说:“什么啦,几天没见了啦,回来当然要去见……的阿,”

柔中拥抱住他在耳边轻轻说道:“加油,希望你们都能更勇敢,”

杨孟霖低语道:“好啦,谢谢你柔中,我们都要幸福,”

经纪人提醒打趣道:“好了,别煽情了,一男一女的也不怕被误会?”

柔中笑着摊手道:“我们性别不同,”

杨孟霖忍不住踢了她一脚。

各自分开坐车前,柔中看着杨孟霖又补充了一句:“好好珍惜彼此,还有别想太多,”

杨孟霖笑笑点头,和经纪人一同钻进了车内。

…………


杨孟霖停好车,走到楼下,看清眼前一人一狗依在楼道灯下的身影,他拖着行李箱愣在了原地。

施柏宇松开了绑着欢欢的绳子,欢欢从他怀里跳下飞奔到杨孟霖脚边,呜呜呜的叫。

杨孟霖蹲下身子捏了一下欢欢的小胖脸:“欢欢,这么晚了,你不睡觉跑下楼在干嘛呢,是不是哪个坏蛋忽悠你下楼的,嗯?”

欢欢歪着头笑了。

施柏宇走近一把举起她,托着她的小屁股旋转自言自语道:“诶,你个小没良心,不亲我就算了,还跑这么快,以为我追不到是吧?”

杨孟霖从背后搂住施柏宇,头窝在他肩上闻着他熟悉的气息吐吐舌头道:“柏宇,我回来了,”

施柏宇笑,放下举的高高的欢欢,转过身子静静注视着杨孟霖的双眼,而后说道:“欢迎你回来,”

施柏宇牵起他的手咬了一口:“哼,这一口是惩罚你害我和欢欢在楼下等这么久,”接着又再往他手心咬了一口,“这一口是惩罚你胡思乱想,不告诉我,”

杨孟霖别过眼睛低头道:“什么,我没胡思乱想,”

施柏宇矮下身子亲吻他嘴角,“柔中都告诉我了,”

杨孟霖努努嘴蹭他鼻子:“是又怎样,来咬我!”

施柏宇下身蹭着他嘴角上扬:“好啊,”

杨孟霖脸刷的通红,推开他抱起欢欢往楼上跑。

施柏宇跟在身后笑着喊道:“杨孟霖,你行李不要啦?”


进门后,施柏宇一把拉住他手臂圈在怀里:“孟霖,”

“嗯?”

“我们是一家人,所以你担忧的现在未来都不会发生,”

“嗯……”

“柔中说你这几天看剧本注意力都不集中,我很担心你,”

“嗯……”

施柏宇深情款款的表达心意,杨大爷则是……被他圈在怀里舒服的闭起眼昏昏欲睡的状态。

他这是站着也能快睡着的神技能啊。

施柏宇板过他身子看,摇了摇头:“白痴诶,这样也能闭眼睡的哦?”

杨孟霖眯着眼附在他肩膀笑:“我认床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你在我才安心啊,”

施柏宇揉着他眉心:“我陪你一起睡,”

杨孟霖答:“好阿,”

施柏宇笑,下身摩擦着他:“可是他怎么办,他很想你,”

杨孟霖下身顶回去,恶作剧道:“巧了,他也想你了,”

施柏宇含住他耳垂声音低哑道:“那就来迎接你的暴风雨吧,”

杨孟霖勾住他脖子笑,“那你快点,我很困了”

施柏宇双手往下探,答:“ 我尽量,”

杨孟霖红着脸骂了一句:“干!”

………


三小时后 施柏宇登录杨孟霖Ig 发了一条限动。

「欢欢摇着尾巴左右看,边角疑似有“神秘男子”露出裤子。」

施柏宇搂着熟睡的杨孟霖,点进微博cp超话,看着一条条关于这个“神秘男子裤子”的研究,他得意的笑,轻轻的在杨孟霖额头亲了一口。

他们亲爱的粉丝啊,希望这次也能跟得上正主进度吧。

……


两天后,施柏宇点赞IG:

【当我老的时候,我希望有个男人能够牵着我走到最后,就像后面的那对夫妇】


点的是心声,更是真相。


泛起微光的风景,刻在我记忆,我知道我可以就这样笃定。


-The end-

【宇霖】【派尼】伴·郎 求婚篇

kuncy37:

* 日常ooc預警


* 最近三次元實在是太忙了,本來這篇想在端午更的,結果沒寫完就一直拖到了現在


* 還是祝大家看文愉快


------------------------------正文分割線-------------------------




  “我們回溫哥華吧。”




  “好啊。”




  “我們回溫哥華結婚吧。”




  “好啊”




  ⋯⋯




  “什麼施柏宇你説什麼你再說一遍。”





  施柏宇早上是被咖啡香喚醒的,一回頭,發現另半邊床鋪已經空了。




  這可真是不常見。




  通常施柏宇需要叫三次楊孟霖大概才能醒過來,一次是起床的時候,一次是吃早餐的時候,一次是出門上班的時候。




  但是楊孟霖到底有沒有醒施柏宇就不知道了,因為他已經出門了。




  所以楊孟霖起得比施柏宇早的狀況真的很令人好奇。




  倚在牆邊,看著楊孟霖熟練地煎蛋、將烤好的麵包片抹上牛油果醬、再將乳清蛋白、杏仁奶和火龍果一起攪打之後倒入玻璃杯——好看的紅色令人食慾大振。




  回身拿盤子的楊孟霖這才發現施柏宇已經起床。




  “你怎麼在這裏啦,有刷牙嗎?快去刷牙吃早飯啦。”




  施柏宇反而走向楊孟霖,雙手圈住他的腰,頭放在楊孟霖肩膀處,親了親對方的耳朵,說道:“今天太陽是從西邊出來了嗎?我這麼有口福可以吃到你做的早餐。”




  楊孟霖揉了揉耳朵,施柏宇在耳邊講話實在是太癢了,“沒有啦,今天店裏有事,要早點過去啦。”




  “什麼事?”施柏宇又親了親楊孟霖的脖子。




  “我要拿東西啦,你能不能先放開我?”楊孟霖拍了拍施柏宇扣在腰上的手。




  施柏宇搖了搖頭,“什麼事你要起這麼早?現在還不到八點。”




  楊孟霖只好背著施柏宇這個大型掛件,慢慢轉了個身,一邊將盛好太陽蛋的盤子裡放上麵包片,一邊說:“今天餐廳有人包場給女朋友過生日,然後還要向他女朋友求婚呢。”




  求婚這個詞說出來都有一種幸福感,施柏宇聽在耳朵裡,覺得楊孟霖的聲音都變得甜蜜。




  他想試試是不是自己講出這兩個字來也可以那麼甜,於是問道:“求婚?”




  “對呀,所以有很多要佈置的,但是又不能讓女朋友看出來重點是求婚,要讓他女朋友以為只是過生日而已。”




  “這麼複雜哦。”施柏宇緊了緊放在楊孟霖腰間的手臂,又親了親他的頸窩。




  “嗯,”楊孟霖點點頭,“我也是第一次接這種,怕出什麼問題就不好了,所以早點去比較好。”楊孟霖覺得施柏宇像一條大狗狗,一大早就開始粘人,“好了啦,快去吃早飯啦,一會要上班啦。”




  施柏宇的律所最近在做一個上市的case,加班加得很兇,外加早上還是得正常起來上班,所以別說早餐了,連晚餐兩人都已經很久沒有正經坐著一起吃了,所以施柏宇今天才顯得格外黏人。




  “今天要不要我去接你?”施柏宇邊把麵包送進嘴裡邊說道。




  “你今天怎麼有時間接我啦?你們項目結束了?”




  “那倒不是,只是很久沒去接過你下班而已。”施柏宇叉了一叉子炒蛋喂進了楊孟霖嘴裡。




  楊孟霖一邊咀嚼一邊說:“那就不用啦,你最近下班都超級晚,等你忙完再說啦。”




  施柏宇放下餐具,揉了揉楊孟霖的頭髮,“那好吧,你也早點回家哦,不要搞太晚了,回家看不到你我可是會想你的。”




  楊孟霖用力點了點頭,“肯定啦,如果我不早點回來都說不上兩句話。”




  他們兩人在一起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兩年有餘,但兩人還是感覺與剛開始的熱戀期無異,每天如果不能kiss goodnight的話,總覺得那一天就是不完整。





  楊孟霖這天比施柏宇出門還早,被施柏宇拉著在門口吻了又吻的楊孟霖急匆匆衝下樓,不知道是因為那幾個吻還是跑得匆忙,臉上泛著可疑的粉紅色。




  到店後就開始確認晚餐的菜品、配酒以及數量,還有佈置餐廳要用到的所有的道具,什麼氣球啦、彩帶啦之類的。




  哦對了,還有個大到誇張的蛋糕,少說也有半人高了。




  楊孟霖的確沒親眼見過這麼大個的蛋糕,簽收的時候就在想,這得是多愛女朋友才會準備這麼大個的蛋糕?




  不過下午在看到男生的那一刻就覺得,他是真的很愛他女朋友。與前兩週來預約時完全不一樣,現場整個人呈現一種激動以及緊張交織的狀態。




  幫忙佈置會場,調校每一處細節,確認攝影攝像的最佳位置以及人員等等等等,導致楊孟霖這個老闆都覺得自己已經沒什麼事可以做了。




  不過宴會開始後,女主角臉上驚喜的表情說明了一切,楊孟霖也頓時覺得今天的辛苦都值得了。




  等楊孟霖從廚房確認好甜品後再出來,就看到男生掏出他今天看了大概一百遍的鑽戒,單膝跪地,在眾人的喝采聲中說出了表白的話語。




  不知道為什麼,這種求婚、結婚的場景,幾乎不需要過多的台詞,只要兩個人牽手對望,楊孟霖就覺得感動。




  “就真的很感人啊。”楊孟霖小聲說道,順便抹了抹眼角。




  施柏宇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場景。





  早上施柏宇一踏進辦公室就被迎面塞了個請帖,來自同組的同事。




  一邊說著恭喜一邊拆開請帖,內裏一對新人笑得甜蜜。




  “你怎麼突然想結婚了?”施柏宇好奇。




  同事一直以來秉持不婚主義,覺得婚姻無非是一張紙,與女友在一起五年也並無結婚打算。




  “你這不是浪費人家青春嘛?”施柏宇曾經這麼問過。




  “她跟我想的一樣啦,只要有感情就好,幹嘛一定要結婚?”




  施柏宇當時覺得他說得還蠻有道理的,誰知道也才過去半年而已,就已經收到了請帖。




  “因為我女朋友懷孕啦。”同事有點不好意思,但是幸福卻是誰都看得出來的。




  “什麼嘛,那還不是奉子成婚?”




  “怎麼說呢,就是在知道我們成為父母的那一刻,突然有了家庭的概念。以前兩個人怎樣都好,但是好像那一刻開始就是有一種⋯⋯有一種⋯⋯”同事思索了一下,似乎還是沒找到能夠完美形容的詞句,“就是一定要組成家庭的感覺啦,所以就結婚啦。”




  一定要組成家庭的感覺是什麼感覺?施柏宇很想繼續問下去,不過同事已經扭頭去別組派發喜帖了。




  「你曾經有一定要組成家庭的感覺嗎?」盧彥澤收到施柏宇的短信覺得很莫名。




  「當然有啊,不然我為何會結婚?」




  「什麼狀況下有這種感覺?」




  「就我某天看著我老婆的時候,想到如果我下半生跟這個女人一直在一起的時候,會有一種特別的、由心底發出的幸福感。」盧彥澤打字的時候想到當時的場景,那種相同的幸福感又出現了。




  「你老婆那時候懷孕了嗎?」




  「才沒有好不好。每對情侶感知這個時間點的狀況都不一樣,你自己到時候就會知道了。但是你又沒有女朋友,你問這個幹嘛?」




  施柏宇被盧彥澤那句“到時候就會知道了”吸引了注意力,完全沒管後半句盧彥澤的疑問。所以這個“到時候”到底是什麼時候?





  這天破天荒的全組不用加班,準點下班對於施柏宇來說已近奢侈。打電話給楊孟霖卻是沒人接聽,看了看表才六點,想說應該正在忙,拿起車鑰匙就要走。




  “柏宇,要不要去喝一杯?”




  “不了,我有事。”上回接楊孟霖下班已經是快半年之前,今天好不容易不加班,不知道看到自己出現的時候會是什麼表情呢?想到這裏的施柏宇笑了笑。




  “哦哦哦~~~柏宇又要去陪女朋友咯~~~”同事看到施柏宇的表情開始怪聲怪調起來。




  “走了走了,你們玩得開心。”




  將車開出停車場就直奔楊孟霖的餐廳,可惜,許久未曾體驗的台北下班高峰愣是讓這短短二十分鐘路程開了一個小時。




  所以當施柏宇下車,走近餐廳的時候,看到的正好就是男生下跪求婚,而楊孟霖則在一旁偷拭眼角眼淚的一幕。




  那一刻施柏宇雖然聽不見餐廳裡人群的喝采尖叫,但還是能感覺到餐廳裡的熱烈氣氛。但是一旦目光轉向楊孟霖,他就再也看不見別的了。




  就像是有一道屏障,餐廳這邊在歡呼慶賀,另外一邊卻有一種安靜的感覺,雖然楊孟霖也一直在鼓掌,雖然他也一直在笑,但是拭淚的動作還是讓施柏宇一陣心悸。




  就在這個當下,施柏宇突然覺得,盧彥澤口中那個“到時候”真的來了。




  既不是因為有了下一代所以有了所謂的責任感,也不是想到其後幾十年的生活場景,就是看到他感動與幸福交織的樣子,施柏宇就覺得,這一生就是這個人了。




  真的是很奇怪的點。




  而此時楊孟霖像是感覺到什麼似的,毫無預兆地朝玻璃外看了過來,正好與施柏宇四目相對,一如幾年前那深深望進對方內心的眼神。




  好像,真的是時候結婚了。施柏宇想。





  坐在施柏宇車上的楊孟霖似乎還未從目擊求婚的衝擊中緩過來,施柏宇摸了摸楊孟霖的臉頰,“還在感動嗎?”




  楊孟霖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施柏宇側過身輕輕擁住楊孟霖,安撫似地一下一下地撫摸著他的背。




  楊孟霖其實自己也說不清為什麼會沈浸在這巨大的感動之中,也許是第一次親眼所見,也許是自己的餐廳第一次舉辦成功的求婚,又或許是那毫無預警的與施柏宇的對視。




  他是沒想到施柏宇那時候就站在餐廳外面,靜靜地看著他,眼神中飽含著不消多說的愛意,但是除了愛意,還有點別的楊孟霖讀不懂的東西。




  像是⋯⋯像是⋯⋯




  楊孟霖覺得似曾相識,但是卻不記得在哪裡看到過了。




  施柏宇的懷抱與安撫讓他逐漸變得平靜,思緒回覆正常後才發現今天施柏宇下班真的很早。




  “你今天下班很早耶。”楊孟霖眼睛還是紅紅的。




  施柏宇點了點楊孟霖的鼻尖,“對呀,所以特地來接你,我們一起回家吧。”




  平平常常的一句「我們一起回家」就讓楊孟霖心裡漾起了絲絲的甜蜜。




  “你還沒吃飯吧?要不要去吃點什麼?現在還很早耶。”




  施柏宇一邊開車一邊抓起了楊孟霖的左手,放在唇邊親了親,目光還是直視前方,臉上表情都沒變,“回家吃你就好了。”




  “施柏宇!”




  雖然天已經黑了,但是施柏宇在看右側後視鏡的時候還是看到了楊孟霖通紅的耳尖。





  結婚的念頭一旦出來,就再也關不住了。




  接下來的幾天,施柏宇每天早上醒來看到在一旁睡得一派安然的楊孟霖就抑制不住內心那滿滿的幸福感,所以這幾天楊孟霖都是因為被施柏宇吻得呼吸不暢而醒過來的。




  而對於求婚戒指的選擇,施柏宇倒是有點頭痛。他想像了一下將鑽戒套在楊孟霖手上的場景,很有可能一拿出來就會被楊孟霖直接扔掉。




  兩人交往這麼長時間,都很清楚地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交往的是男生,所以送鑽戒這種把對方當作女性來看的行為的確是不可接受。




  在家苦思無果的施柏宇還是決定去店裏看看。




  至於戒指的品牌施柏宇倒是沒有太頭痛,當時盧彥澤結婚時就選的Harry Winston,簡單、低調,施柏宇就覺得自己結婚時一定要選這個品牌。




  店員態度熱情友善,施柏宇也單刀直入,“我是來挑婚戒的,給我男朋友。”




  挑戒指並沒有花費太多時間,施柏宇很快就看中一款單鑽婚戒,他想像了一下楊孟霖戴著這戒指的情形,忍不住就笑了。




  “看來您真的很愛另一半呢。”




  施柏宇笑了笑,“對啊,我真的很愛他。”




  店員將包好的戒指遞給施柏宇的時候說了聲恭喜,施柏宇接過戒指,內心沒來由地一陣激動。




  回家的路上施柏宇想了很多。




  從他第一次聽到楊孟霖的名字、第一次見到他、第一次跟他說話、第一次聊天、第一次對望、第一次身體接觸、第一次感受到真正喜歡一個人的感覺,然後到剖白心跡、熱戀、吵架、和好,再到搬到一起同居、一起買菜做飯、一起起床睡覺、一起看球等等等等。




  想想這一路走來哪怕其中一個環節出錯,都不會到準備要求婚的階段。




  施柏宇不禁感嘆。




  又看了一眼放在副駕座位上的戒指,施柏宇滿意地笑了。





  施柏宇這天又是被咖啡的香味喚醒的。




  照例直接去廚房從背後抱著楊孟霖忙碌的身影。




  “今天餐廳又有活動?”




  楊孟霖一邊說一邊不停地翻炒鍋中的雞蛋,“嗯嗯,又有人要求婚呢。”




  施柏宇吻了吻楊孟霖的脖子,“今天好不容易週末,又不能陪我了嗎?”




  楊孟霖抱歉地看了眼施柏宇,安撫般地親了親施柏宇的嘴唇,“下週好好補償你。”




  施柏宇沒放過準備轉頭繼續做早餐的楊孟霖,伸手把火關掉,加深了這個吻。




  “⋯⋯施柏宇⋯⋯”楊孟霖從喉嚨裡發出的輕淺叫聲完全沒能阻止施柏宇的行動,感覺再這樣下去自己今天會遲到的楊孟霖還是用力推開了施柏宇。




  “我今天還要上班啦,下班回來好不好?”施柏宇看著楊孟霖小狗般的討好眼神,意猶未盡地親了親他的眼睛,“好吧,暫時放過你,今天去接你下班。”




  吃過早餐的楊孟霖又急匆匆地就走了,不過在即將衝出門的那一刻還是記得回頭給了站在門邊目送他的施柏宇一個goodbye kiss。




  施柏宇送走楊孟霖後回到房間內,打開床頭櫃的抽屜,拿出他的求婚戒指,又確認了一邊戒指安好地放在盒子裡,將盒子又再次放回抽屜,走到書桌前,拿出寫滿了些什麼的信紙,逐行仔細看著。





  楊孟霖這邊一早上也的確忙得不可開交,而且他又簽收了一個比之前求婚的小男生更大的蛋糕。




  而且,這個客人還請了專業的團隊來進行佈置,根本不用他們插手。




  楊孟霖看著變成一片花海的餐廳,戳了戳店長,“到底是哪個客人這麼下血本啊,早知道沒什麼事做就不來這麼早了。”想了想施柏宇早上的意猶未盡,楊孟霖舔了舔嘴唇。




  這個客人不像上一個,是直接與店長聯繫預約,楊孟霖從頭到尾都沒見到,不過他想,這個客人肯定很愛他的另一半,才會弄這麼精心的佈置。




  時間一點點逼近晚餐時間,餐廳已然被佈置成一個可與電影場景相媲美的浪漫求婚地,楊孟霖確認好菜品後從後廚出來,發現餐廳裡面還是一個人都沒有。




  他覺得有點奇怪,按理說這個點朋友沒到的話主人公也要到了才對。




  突然,餐廳裡響起了悠揚的音樂聲,楊孟霖的第一反應是不知道誰碰到了音樂的開關,要趕快關掉才行。




  才剛一轉身,就看到施柏宇從餐廳門口進來。




  “楊孟霖。”施柏宇笑著喊著楊孟霖的名字。





  施柏宇一看就是精心打扮過——身著完美襯托身材的西裝,髮型也是一絲不苟。




  楊孟霖就那麼看著施柏宇慢慢走近他。




  “你⋯⋯你怎麼在這裏?”




  音樂還在持續地播放著,襯得施柏宇的聲音都變得溫柔。




  “你説呢?”




  楊孟霖想了兩秒,倏地睜大眼睛,一臉的不可置信,“是⋯⋯是你嗎?”




  施柏宇牽起楊孟霖的手,輕輕吻了一下,用能讓楊孟霖溺斃的眼神看向他的眼睛,“是我。”




  說完,伸手從西裝內拿出他確認了一天的求婚戒指,右腿單膝跪地,打開戒指外盒,捧到楊孟霖面前。




  “孟霖,我知道你現在很可能驚慌大過驚喜,但是請你聽我說完。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覺得你很特別,你的雙眼實在⋯⋯太迷人了,”施柏宇眼簾微微下垂,嘴角含笑,似乎是在回想當時初見的場景,接著又抬頭繼續道:“我當時就在想,這雙眼睛笑起來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所以那天晚上我們在床上聊天,你笑了時候,我覺得你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好看。後來我才知道,從那個時候起,我就已經喜歡你了。




  “彥澤婚禮那天你喝醉了,讓我又看到了另外的你,說實在的,即使彥澤單獨警告過我,我還是想過,不如大家就先玩玩看,反正也都喝醉了。但是我洗完澡出來時你已經醒了,雙眼還是因為醉酒而顯得迷濛,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我就覺得,眼前這個人要好好珍惜才行。所以第二天我就直接飛了紐約,解決了工作的事情。




  “後來我們很順利地在一起了,但是我們這一路走來,也並非順遂,我們也經歷過所有普通情侶經歷過的事情——吵架、和好、再吵架、再和好,但是我們誰都沒有過放棄這段感情的念頭,相反,我們會更替對方著想,吵架爭執時也學會了各讓一步,直到現在,我覺得我們之間比熱戀期的感情還要好。雖然我們從來沒有討論過之後的生活,但是,楊孟霖,”施柏宇頓了頓,用更加堅定的眼神看進楊孟霖的眼睛裡,也用更加堅定的語氣說道:“我施柏宇,想跟你一起走今後的十年、二十年,我的餘生都想同你一起度過,所以楊孟霖,你願意同我一起走接下來的路嗎?”




  施柏宇拿戒指的手有微微的顫抖,不過楊孟霖看不見,因為他的眼睛快被淚水擠滿了。




  他的確沒想到自己就是今天的主角,看了看被眼前這個人精心佈置的餐廳,又看了看跪在自己面前看似自信,堅定的眼神中透露著一絲慌張的施柏宇,楊孟霖俯身抱起了施柏宇。




  施柏宇只聽楊孟霖貼著他的耳朵說道:“我願意。”




  真的是沒有比這更動聽的詞句了,施柏宇捧著楊孟霖的臉頰,吻了上去。




  輾轉、舔舐。




  情人間的熱吻總是會讓人看得臉紅。




  兩人共同的朋友們不知從哪竄了出來,在一旁歡呼起哄。楊孟霖沒料到還有這招,臉一下就紅了起來。




  “戴戒指!戴戒指!戴戒指!”整齊劃一的呼喊聲幾乎都快掀翻餐廳的房頂。




  在眾人的注視下,施柏宇取出戒指,慎重地戴在了楊孟霖修長的手指上。然後將盒子交給楊孟霖,“換你給我戴啦。”




  楊孟霖給施柏宇戴上戒指那一刻,朋友們連帶楊孟霖的員工們都在一旁歡呼慶賀,而楊孟霖和施柏宇兩人就像是在風暴中心,雙手十指交握,頭抵著頭,只聽得見對方的聲音。




  “我愛你。”




  “我也愛你。”


----------------------正文分割線----------------------------


* 後續還是會有噠,這個系列肯定有個完滿的結局,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更啦,因為實在太忙了


* 感謝看完的小可愛們

【宇霖】【派尼】伴·郎 小番外01

kuncy37:

* 日常ooc預警


* 上篇忘記說,這個腦洞宇霖沒有年齡差


* 感謝各位小可愛們在前一篇的留言,謝謝你們喜歡,所以先來一發結婚前的小日常——論盧彥澤怎麼被氣死(誤


* 提前預警一下本篇會有些小情侶間噁心吧啦的互動


* 不過還是希望大家看得開心


----------------------------正文分界線---------------------------------


      盧彥澤覺得自己現在的心情很是分裂。




  一方面是自己剛剛做了爸爸,這種感覺是很微妙的,總覺得有種開啟了人生新篇章的感覺。




  另一方面是看著手機裡施柏宇傳來的簡訊——「啊,對,因為是我跟孟霖的婚禮,所以當然在一天啊。」




  比他們兩個結婚還要令人衝擊的事實是,他這個被邀請做伴郎的人竟然在他們要結婚了才知道他們在一起了。




  所以怒而發出以下簡訊——




  「滾!」





  “所以你沒有告訴過彥澤我們在一起了嗎?”楊孟霖看著盧彥澤傳過來的訊息,一臉茫然地問施柏宇。




  施柏宇笑了笑,在楊孟霖微張的嘴唇上落下一吻,“我以為你講了欸。”




  “完蛋了,彥澤會被我們氣死。”楊孟霖仰天長嘯一聲,往後仰躺在沙發上。




  “沒事啦,過兩天再好好跟他説啊,他捨不得不來參加我們婚禮的。”施柏宇一邊剝著荔枝一邊說,“喏,別躺著了,這荔枝滿甜的。”說著就塞了一個到楊孟霖嘴裡。




  楊孟霖雙腳盤在施柏宇腰上,坐起身來,下巴放在施柏宇肩膀上,“真的咩,彥澤算我們媒人欸,我们居然都以为对方跟他说过。”




  楊孟霖噘起嘴巴嗯了兩聲,施柏宇伸手把荔枝核從他嘴裡接了過來,又順手再喂了一顆。




  “真的滿甜的欸。”




  施柏宇回頭看見楊孟霖趴在他肩膀,好看的眼睛因為吃到好吃的東西而變得亮晶晶,把頭湊了過去。




  楊孟霖見施柏宇身體被自己侷限住,於是伸出雙手,捧住施柏宇的臉頰,跟他結結實實接了個吻,順便把荔枝核渡了過去。




  “那你去跟彥澤説。”楊孟霖雙手摟著施柏宇的脖子。




  “好啊,我去跟他説。”施柏宇吐出嘴裡的荔枝核,“但是,那他就是我的伴郎咯。”




  楊孟霖一聽,本來還靠在施柏宇身上的身體一下子就坐直了,雙腿也從施柏宇身上拿了下來,變成盤腿坐。




  “施柏宇你怎麼可以這樣!你這樣是不對的知不知道!”楊孟霖光靠説的還覺得不夠有氣勢,硬是把施柏宇轉成跟他面對面坐著,開始搖晃施柏宇,“彥澤明明就説我結婚他一定做我伴郎的,你現在這是明搶知!不!知!道!”




  “好好好,你先停下來啦,”施柏宇都快被他晃暈了,“那又要我去堵槍口,還不讓他做我伴郎,我是不是也太虧了?”説罷又親了楊孟霖一下。




  楊孟霖也是條件反射,看施柏宇親過來就也乖乖回親了一下,才問:“那你想怎麼樣啦?”




  “嗯⋯⋯讓我想想。”施柏宇想了想,再看了看楊孟霖有點點不安的表情,又湊過去親了一下,“逗你的啦,你看我最寶貝的你都馬上要嫁給我了,我吃點虧也無所謂啦。”




  “屁啦,明明是你嫁給我。”說著作勢蹬了一下施柏宇。




  “好好好,是我嫁給你,那你可要好好對我,”施柏宇抓過楊孟霖的腳腕,在上面細細摩挲,“還沒過門就家暴可不行哦。”




  八月的台北熱得慌,楊孟霖只穿了一條家居短褲,施柏宇順著腳腕往上摸。




  正午的蟬鳴最是大聲,遮掩了房內兩人旖旎的低語。





  “所以你們兩個到底是什麼時候在一起的!”盧彥澤的吼聲楊孟霖在離施柏宇兩米開外的位置都聽得到,吐了吐舌頭,露出一個祝施柏宇好運的眼神就溜走了。




  施柏宇本想把楊孟霖抓來,就算不陪他上戰場,也要坐在他旁邊吧,誰知道跑得比誰都快。




  “彥澤你先冷靜一下,這是個好事不是嗎?還記得你當初語重心長跟我說的話嗎?我們現在要結婚了耶,說明我對孟霖並不是玩玩而已,是認真的。”




  電話那頭的盧彥澤沈默不語,施柏宇也不急,他知道盧彥澤只是生氣他們這兩個他最好的朋友居然要結婚才跟他講,而且當時他們在一起之後,好像真的蠻多朋友都知道了,他理所當然地覺得盧彥澤肯定知道了,誰知道他跟楊孟霖都以為對方肯定跟盧彥澤講過,所以兩個人誰都沒刻意說過。




  “⋯⋯真是服氣你們兩個,楊孟霖呢?怎麼只有你在跟我解釋,他人呢?”施柏宇心內驚呼一聲慘了,立刻拿著電話往臥室衝,“他哦,他就在旁邊啊,我把電話遞給他哦。”




  楊孟霖正躺在床上看電視劇笑得開心,突然施柏宇衝進來,指了指手裡的電話,嘴巴一直在無聲重複「彥澤彥澤彥澤」。




  楊孟霖一邊接過電話,一邊用眼神傳遞出「不是說好你來解決怎麼電話又跑到我手上了啦」的訊息。




  “喂,彥澤嗎?”




  “楊孟霖啊楊孟霖,你有臉請我當伴郎?!這麼大的事情都不跟我說?準備瞞到什麼時候?你知不知道我當時以為施柏宇那小子心懷不軌,怕你被騙,結果倒好,你們兩個是兩情相願啊,那我算個屁啊。”




  楊孟霖向站在一旁的施柏宇投去一個哀怨的眼神,“彥澤我不是想要瞞你啦,我真的以為你知道的。”




  “我怎麼知道?你說說看我怎麼知道?”




  “就、就柏宇很多朋友都知道啊,我們大學也很多好朋友知道啊。”




  施柏宇很想把楊孟霖嘴巴捂上,可惜,沒來得及。




  嘟嘟。




  楊孟霖一臉茫然地看向施柏宇,“彥澤把電話掛了欸。”




  施柏宇無奈地笑了笑,俯身在楊孟霖額頭上親了一口,沒辦法,自己選的人再怎麼笨也要繼續寵下去。




  揉了揉楊孟霖的頭髮,“沒事,明天再給他打電話就好了,這回你可要老實坐在我旁邊哦。”




  “嗯嗯。”楊孟霖用力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自己哪裡說錯,可是感覺盧彥澤火氣更大了,是不是回溫哥華的時候除了包個大紅包給他女兒之外,還要送點降火的才好。





  楊孟霖第二天是被電話吵醒的。




  他伸腿蹬了蹬施柏宇,“你快去接電話啦,好吵哦。”




  施柏宇直接被踹醒,伸手在床頭櫃摸索一番後,想看清楚到底是誰擾人清夢,結果在看到楊孟霖手機屏幕正中的「盧彥澤」三個大字後瞬間清醒。




  施柏宇知道自己不用些非人的手段楊孟霖是不會起的,畢竟自己平常叫他起床的招數現在可能不太來得及用。




  直接按下接聽鍵和擴音鍵後,把手機放到了楊孟霖耳朵邊。




  “喂,楊孟霖,你不會現在還沒起吧。”盧彥澤的聲音悠悠地傳了出來。




  “你誰啊。”楊孟霖似乎對於施柏宇直接把電話給他頗有不滿,導致語氣也有些不耐煩。




  “⋯⋯”電話那頭沈默了起來。




  施柏宇見狀趕快湊近楊孟霖小聲說,“是盧彥澤啦,彥澤的電話。”




  楊孟霖眼睛瞬間睜大,抓過施柏宇手中的手機,一下子翻身坐起來,聲音也變得無比諂媚,“彥澤哦,怎麼打電話來啦。”




  盧彥澤深呼吸了好幾口氣才平復了想要從聽筒中伸手掐死楊孟霖的衝動,“我打電話來是說,雖然你們沒告訴我這點我真的無法原諒你們,但是,我還是決定做你的伴郎。”




  盧彥澤昨天掛了電話之後,真的很想刪掉這兩人的聯繫方式。但是妻子抱著熟睡的女兒,走過來問他怎麼了的時候,他就釋然了。一個人和另一個人相遇、相戀是需要多少巧合才能成就的事情;而決定成立家庭、走向婚姻,彼此只忠誠於對方,視對方為走過下半生唯一的依靠,這是需要多少勇氣才能成就的事情。




  而施柏宇和楊孟霖即將邁出這一步,而自己能錯過嗎?




  顯然不能。




  於是睡前打了這個電話,只不過,又被楊孟霖氣得血壓升高而已。





  至於施柏宇和楊孟霖做出這個結婚決定的時候有沒有覺得這背後有這麼深刻的意義,可能還有待商榷——




  “喂喂,彥澤選擇做我伴郎啦!”掛了電話的楊孟霖興奮地掀了被子,一把撲到施柏宇身上。




  施柏宇被他撞到差點往後倒去,好不容易找到重心還要護著這傢伙不要因為太興奮撞到自己。




  “好好好,你先坐下來再說。”




  “哈哈施柏宇,我贏你欸,所以是我娶你,你嫁給我哦。”




  施柏宇是不懂這兩者間的邏輯在哪裡,“好好,是我嫁給你,昨天我就已經說了是我嫁給你了,所以你可以先坐下來嗎?”




  楊孟霖興奮夠了,一把抱著施柏宇,“放心,嫁給我我會好好疼你的。”說完,對著施柏宇的嘴巴準確無誤地親了一下。




  親完楊孟霖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來,“完了我忘記刷牙啦。”




  “算了,親都親了,不如來做點別的吧。”




  “施柏宇我已經醒了你不能這樣!”




  早上九點,窗外夏蟬的叫聲已然非常嘹亮,也許是八月的台北太熱,也許是房間內的情人太甜蜜,誰知道呢。


-----------------------------正文分界線-------------------------------------


* 計劃是更新到結婚典禮後和一些婚後生活小腦洞啦,不過期間可能會想寫些別的腦洞也說不定(又給自己立flag)



[真人向/宇霖]恋爱心跳

草莓小西饼:

/甜不过正主的我死不放弃地产着小甜饼。
/这个和前面那个两篇无关噢。



01.



     


杨孟霖有一个秘密。
     


在某天早上起来他突然发现自己可以看到别人对自己的喜爱值,经纪人是和粉丝在八十几起伏,偶尔飙到九十几,而家人好友多在九十到九十五之间,甚少有在九十五以上的人,或者说只有一个人在九十五以上,稳定在了九十八。




02. 
     


下了直播的杨孟霖接过了助理手上的水灌了一口,然后边和工作人员道谢边走出摄影棚,不敢去直视那个人的眼睛,他觉得自己可能需要找个地方冷静一下,让一直在剧烈跳动的心跳平复,冲淡嘴里虽然没有吃到但是仍可以感觉到的巧克力味道。
    


“诶,孟霖。”卸完妆,刚从化妆室出来就被人拽住手按在了墙上的杨孟霖懵懵地瞪大了眼睛,再看到按住自己的人和他胸前那不似其他人的红色而有点粉的心,以及上面的数字,“你….干嘛?”不自觉咽了咽口水,杨孟霖的眼神开始飘忽不敢直视对方。
    


“就,想约你去吃夜宵啊。”看着对方不自然的表现,施柏宇将脸靠近,鼻尖对着鼻尖,眼神牢牢盯着杨孟霖刻意压低了声音道。
    


“呃,我明天有…”




“休息。”


   


 “晚上吃东西不好。”
    


“但是我饿嘛。”咬住下唇,施柏宇摆出了一副撒娇的模样再加上故意的小奶音,杨孟霖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又被什么击中,好不容易平复的心跳又开始了,剧烈的跳动声仿佛就在自己的耳边,“好好好好好,吃。”
     


不掩脸上得逞的笑,施柏宇推后一步让杨孟霖离开墙,手不再拽着杨孟霖,干脆直接往上揽住了他的肩膀将人带到了自己的怀里向前走,“吃什么好呢,不如我们去711买点吃的回去吃吧?”
    


“嗯。”全然没有在听施柏宇讲话,杨孟霖感受着对方揽住自己的手,脑中仍在不自觉回忆着刚才直播时的情况,心里骂着自己刚才为什么要听他的拼了,那么冲动做什么,冷静一点不好吗?再回过神来就听见对方决定就近去711买点吃的去自己家玩游戏,“嗯?你刚说什么?”
   


“去你家玩游戏啊,你不是同意了吗,走啦走啦。”被熟练地摸出钥匙,打开车门塞进驾驶座,杨孟霖思索着刚才一直在机械应答的自己,心想自己究竟是着了施柏宇的什么道,明明自己年龄比他大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被吃得死死的。
     


敲了敲方向盘,等着红灯的杨孟霖看了眼坐在副驾驶座上刷着手机,露出迷一样笑容的人,“你干嘛啊,笑成这样?”抬起头盯着杨孟霖看了一会儿,施柏宇将图片点开,在杨孟霖面前晃了晃,“他们说你今晚很猛诶。”看着被修掉了水印还放大了的图,杨孟霖猛地转过头,启动了车子,有些咬牙切齿地道,“这是因为谁啊!”
    


“难道你不喜欢吗?”抽空瞥了眼旁边的人,看到对方又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杨孟霖一个“不”字被卡在了喉咙里没有说出来,“711到了,下车去。”
     


熟练地停好车,杨孟霖跟在施柏宇身后走进了店里,虽然时间有点晚,但商品架上的东西仍被摆放得满满的,走到冰柜前想给家里买些囤货,就看见一包巧克力豆球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要不要吃巧克力球,听说这个牌子的蛮好吃的。”
     


扭头看见对着自己一脸真诚无辜模样的人,杨孟霖一把拽下巧克力球将其放回位置,然后随手塞了几包薯片到施柏宇怀里,“薯片比较适合你。”“可是我不想要适合薯片。”挑了挑味道,留下喜欢的施柏宇默默跟在杨孟霖后面看他挑着屯粮。“嗯?”正拿着袋吐司研究配料的杨孟霖疑惑地发出回应。“我更想要适合你。”拿着面包的手握紧,杨孟霖觉得自己的耳朵有点烫,深吸了一口气,嘴边硬是挂起了笑,将面包也按进了施柏宇的怀里,“走吧,付钱。”




03.
     


打开家门,开灯,杨孟霖就看见乖巧蹲在门旁的欢欢,“欢欢真的很喜欢你噢。”将背包和便利袋放在玄关的柜子上,施柏宇看着蹲下逗了逗狗的人道,“那还用说,我的狗诶。”揉了揉欢欢的毛,杨孟霖拿柜旁的湿毛巾擦了擦手,找出了拖鞋放在施柏宇的面前。
    


“嗯,和我一样。”两三下蹭掉鞋子,穿上拖鞋的施柏宇背靠着门地说出一句话。
    


“你,要不回家算了。”换好鞋起身,杨孟霖看着不知道又受什么刺激的施柏宇,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虽然对方以前也经常故意说一些很烂的梗来撩自己,但是今天的次数格外的多,说到今天,杨孟霖又想起来今天直播的游戏和某人胸前一度飙到了九十九的数字。
     


进了厨房将买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杨孟霖想了想刚才买的一堆没营养的零食,还是简单地做了两碗面端出来,就看见施柏宇自然地窝在了沙发上打游戏,“吃面啦。”
     


正好结束一局游戏的施柏宇眼前一亮,放下手机,蹭到了杨孟霖的旁边,“心动诶。”看着对方,隔着衣服捂住了自己的心脏的位置,端着面看对方做完这一切的杨孟霖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漏了一拍。
将吃完的碗收好,杨孟霖站在水池前思考着自从拍《越界》来施柏宇对自己的变化,从一开始的有些拘谨到熟悉以后的对自己肆无忌惮地闹和开玩笑,自己也不是没有拍过耽美剧,同性好友也有很多,从来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
     


但是再想想从宣传期开始,每次上节目都不自觉望向自己的那双眼睛,以及那逐渐升高最后稳定在了九十八,而在今天飙到九十九的喜欢数值,杨孟霖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对方对所抱有的想法,并不是不能接受,而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应。答应他?杨孟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担得起对方那越来越浓的喜欢。拒绝他?杨孟霖很明白自己是不愿意的,也做不到。闭上眼睛,手握拳锤了锤自己的额头,杨孟霖小声地自喃道,“冷静点,平常心平常心”




04.
     


闭着眼睛,可以感受着对方呼吸的气,杨孟霖觉得如果可以回到一小时前,他一定将心软留下施柏宇的自己打一顿。
    


“孟霖?孟霖?”小声叫了两声没有得到回应的施柏宇伸手摸了摸眼前人的脸,还戳了戳脸颊,“你是真睡还是假睡啊?”语气略带笑意,“我和你说个秘密啊,我看得到噢,你的心跳。”身体挪动了一下,将自己的额头抵着杨孟霖的额头,“今天直播传巧克力球时,你的心跳非常快噢 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
    


“你也是有一点点喜欢我的啊。”




05.
     


施柏宇有一个秘密。


     


在某天早上醒来他突然发现自己可以看到别人的心跳,当然不是那种一整颗心在面前跳动,而是类似于医院的心电图,激动时会欺负波动很大,甚至有的时候还会摆出一些奇怪的图案和单词,要说什么人的心跳让他印象深刻,那大概是心跳图曾经构成过自己英文名的那个人吧。




06.
     


对于杨孟霖的喜欢,施柏宇一点都没打算隐藏,一有机会就对其动手动脚和语言上的双方面撩,看着对方一边嫌弃自己的烂梗,又被自己逗的害羞的表现和不停变化的心跳图,施柏宇觉得自己是真的沦陷了,可惜看不到自己的心跳图,不过施柏宇可以想象自己的心跳图肯定都是杨孟霖的英文名。
     


对于要上《完全娱乐》,施柏宇是有些激动的,毕竟提前做过了解,但是传巧克力球这个游戏还是让他有些受惊,比分落后又看到夏邱的有条不紊表现,施柏宇默默凑到了杨孟霖旁边,“你等下直接吻我。”看着对方瞪大,有些难以置信的眼神,施柏宇捂着了话筒在后面说着等下的计策。
     


虽说是自己说出的话,当然也是自己心中所希望的,但是当那肖想了很久的嘴唇碰到自己,以及偶尔不小心舔到自己嘴唇的舌头,施柏宇敢保证自己的耳朵肯定是爆红,而且听着周围人的一片惊呼和尖叫,施柏宇觉得自己可能有些懵了了,一直到直播结束,施柏宇都觉得自己的嘴唇,不,可能连脑子都不是自己的了。
     


懵圈的后果当然是连在意的人什么时候走了都不清楚,幸好即使被看不下去的卢彦泽给拍醒,脑中回忆了一下刚才的情景以及摘下眼罩以后对方心跳图呈现出来的那几个熟悉的字母,施柏宇舔了舔嘴唇决定直接去化妆室门口堵人。
     


成功堵到人还一路跟着回家的施柏宇对于对方心跳所给出的表现非常满意,至少证明了对方不是对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的。
     


面对面,施柏宇静静看着对方的脸,虽然杨孟霖很努力想要装睡,但是控制不住想要颤动的眼睫毛还是出卖了他,故意叫了几声发现对方丝毫没有想要睁眼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对方的脸,摸到嘴唇时就想起了对方在某个采访节目时舔过自己的手指,一次戴了手套,一次没有,那个感觉仿佛深深在了施柏宇的脑中,“真想在感觉一下。”
     


既然杨孟霖装睡不愿意醒,施柏宇一边勾勒着对方的脸,一边说着自己心动的每一个瞬间,看着对方虽然仍避着的眼睛,但是起伏波动越来越大的心跳图,施柏宇用手肘撑着床半起身,靠近了杨孟霖的耳朵,轻轻呼了一口气后道“我真的好喜欢你。”
     


本不期待对方能给自己什么反应的施柏宇就感觉有只手攀上了自己的脖子并用力往下按,“施柏宇你真的很吵,你这样下次别和我睡。”声音不大,但仍然一字一字地通过耳朵进入了自己的脑中然后被自己的心牢牢记住。
     


施柏宇难掩脸上的笑意,伸手揽住杨孟霖的腰扣进自己的怀里,在对方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晚安,孟霖。”




07.
     


感受着额头上的柔软和温热,杨孟霖觉得自己今晚怕是不用睡了。在心里自我唾弃着却又忍不住被对方撩拨得难耐,杨孟霖偷偷睁开了眼睛,就看见对方一直停留在九十九的心动值已经跳到了一百,心里有种难以言喻的情绪,说不清楚,但杨孟霖清楚自己很想并且非常想要回应这个人的感情,恐怕不止施柏宇沦陷在自己这里,自己怕也是早就深陷这个人难以自救了。
    


“晚安,柏宇。”




08.
     


四月十四日,见面会。


     


顺着主持人完成整个流程,施柏宇和杨孟霖听着台下粉丝和台上夏邱调侃着他们在上次直播以后就放飞自我,今天玩游戏的时候也是各种肆无忌惮,丝毫不见任何羞涩引得尖叫声不断。
     


两个人笑着四目相对,杨孟霖拿着话筒,“不是说让我们在见面会上互演一下最想演对方couple的哪个戏份吗?那能不能借我们个领带。”
     


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领带,将话筒放在椅子上,杨孟霖边帮施柏宇打着领带边借着对方的话筒说道,“也亏你今天穿了衬衫,不然还真不好打。”“你让我穿衬衫,我怎么会不听。”视线直直盯着给自己打领带的人,施柏宇难掩嘴角的笑。
    


“诶,这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气场噢,好像根本看不到我们噢。”看到视线不曾离开对方的两个人,卢彦泽和范少勋在一旁你来我往对话调戏着他们,成功接收到杨孟霖一个白眼也才停下,“好好好,你们演你们演。”
     


看着两个人自然的说着最一幕的台词,台下的粉丝有点难以相信,直到杨孟霖的手抓上施柏宇的领带,台下的已然有人开始尖叫。
     


手上拽着领带一个用力将人拉下,然后自己迎了上去,嘴对嘴,台下的气氛瞬间被引爆,见面会的主持人和工作人员一时间也有些茫然,不知该如何反应,场面达到了难以控制,所幸杨孟霖即使放开了施柏宇。
     


舔了舔嘴唇,施柏宇伸出一根手指按在了嘴唇前,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前两天上完那个直播以后,一直有人疯狂艾特和私信我们问我们是什么情况。”


“这个情节就是我们做出的回应,我相信看剧的你们都懂的。”


“然后还有人问我说为什么直播后没有第一时间发动态,是不是还在懵逼?”


“那你是不是在懵逼啊!”


“其实没有,我只是在想,我该如何和他们介绍你这个正牌的施太太。”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