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賴

【宇霖】泛起微光的风景(短篇一发)

Angela妞qi:


作者有话:OOC,内容很散,只是随笔记录某人北京行加脑洞,不上升正主,慎入!

————————————————




七月初夏的北京,清晨下起了蒙蒙细雨。

杨孟霖起身走到酒店的落地窗前打开了窗户。

雨滴滴答落在衣角打湿了他手里的纸条,不远处的被褥似乎还留着彼此隔夜的温度。

「孟霖,我在家等你回来」

这个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家伙。

清晨的天空带着一片湿意,天空突然划过一道闪电,杨孟霖心疙瘩一声跳转,他想起昨天夜里和施柏宇窝在酒店看球赛时,中途广告插播的天气信息。

【台风“玛丽亚”来袭,多地迎暴风雨】

【强台风“玛丽亚”今日上午在福建登陆,中心最大风力14级,狂风掀起十几米巨浪,福建浙江等地迎暴风雨,部分地区高铁停运】

雨水明显有变大的趋势,不知是天空轰隆的声响在敲着他的心还是思绪飘去了北京国际机场 被揪着而拧起的不安感,杨孟霖关了窗户,拨打号码。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施柏宇接电话阿,接电话,接电话!

电话响了十几下自动挂断了。


「孟霖,你想不想我?」

「喂,杨孟霖,你没事长这么好看,我很累诶……」

「孟霖孟霖孟霖,」

「我明天就得飞回去了,我明天要去拍一本杂志……」

「我不放心你,所以来看看你啊,知道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我们是家人,」


这个世界那么大,大到一转身就是1715公里的距离,这个世界那么小,人潮人海中,天闪雷鸣间,杨孟霖心里只记得一个施柏宇,耳边环绕的都是施柏宇说的话,眼前浮现他那张稚嫩略带傻气的脸蛋,他眉眼弯弯含笑的样子,太可爱,有时候又很欠扁,惹烂桃花时。

施柏宇总是想办法哄着他开心,想办法给他安全感。上节目时会在意他的一举一动,知道他胆怯害羞,分明是话到嘴边的情意自然换做一个无声的拥抱和笑意,又知道他不想彼此的关系影响他的学业和未来发展,那颗星星般对爱情充满着闪耀而渴望得到世人肯定的心,硬生生的压下去,只是偶尔在限动里打擦边球有意无意的提对方,又或者限动发零星边角的暗语,证明着彼此的关系,他已满足,杨孟霖时常想这样的施柏宇如果自己错过了,怕是再也找不到比他对自己更好的人了。

助理敲门进来提醒他对剧本时间到了,杨孟霖点点头,又看天色渐黑的天空,心里雾气腾腾,出道多年他从未有过比此刻更想撒腿就跑的冲动了,但他想一起跑的人此刻没接他电话。

……


“孟霖哥,”

“啊,什么?”

“你这行标错了,小葵是在升大四才和历清北分开住的,还有这行,小葵误会清北姐姐是情敌,不是清北妹妹啦,”

杨孟霖用涂改液涂轻轻抹掉,重新用红笔又标了内容,挠挠后脑勺,抱歉的看着女主刘佳兰:“好啦,我很专注,”

柔中女汉子般一手揽过他,笑的贼嘻嘻:“杨大爷,心思怕是飞到天上了吧……”

杨孟霖摆出一个‘你再不放开我,你再胡说八道,我就打死你’的眼神,“干,男女授受不亲,”狠狠推开她,换来柔中一个大白眼。

杨孟霖“叹气”说:“晏柔中,你145cm小矮子,我180cm巨人,我们是不可能的,你死心吧,”

柔中答:“谢谢你哦,巨人,我还没这么想不开,”

杨孟霖眯起眼笑:“最好是啦,放心,我不会嫌弃你的,”

一旁围观的刘佳兰迷茫的坐看看右看看,正要说点什么,杨孟霖手机响了,是短信通知。

刚刚还一脸很皮的男主角,拿起手机点开看完后,嘴角顷刻笑出孤度。

柔中食指敲了敲桌子,剧本挡在他手机前,杨孟霖抬头瞪了她三眼,收起手机,一本正经的继续看剧本。

刘佳兰忍不住好奇心问:“孟霖哥,发生什么好事情了吗?笑的那么开心?”

杨孟霖的助理朝他使了眼色,说:“没有,我们前几天和别人打赌买了球赛的预测,我们赢了,刚刚赌输的说回台北请我们吃火锅大餐,是群发的,我也有,”

柔中揉揉额头:“对,我也有,”

他们几人坐在一间咖啡厅里研读剧本,隔着玻璃窗能看到外面的天色。

柔中揉完额头,侧过眼看着天空一道闪电飞快闪过,心里默念阿弥陀佛,她不是故意撒谎,她只是帮忙堵柜门而已。

她抿了半杯咖啡定神,同剧的刘宥畅 田璐菡这时过来了,杨孟霖推了柔中一把,柔中隔着桌子踩了杨孟霖一脚反击,她站起身面带微笑:“你们来啦,等你们好久,我们台词本都要说烂了,”

田璐菡勾勾唇角吹了一声口哨大大咧咧的坐到了杨孟霖旁边。

刘宥畅脱下外套搭在椅子上,坐到她对面,规规矩矩的朝每个人微笑自我介绍。

杨孟霖经纪人咳了一声,田璐菡笑意更深主动伸出握手的动作,“你好,我叫田璐菡,小帅哥,我可是你的忠实粉丝哦,”

刘宥畅说:“阿菡你这样会吓到别人,”

杨孟霖挪开了距离,腼腆的点头,柔中坐到他们中间伸出手大方的握住:“你好,我是晏柔中,这部剧的女二,我旁边这位大爷是男主,但是他有洁癖,所以我替他握啦,”

刘宥畅撩了撩头发,细细打量着杨孟霖的眼睛。

刘佳兰说:“既然人齐了,我们先来一张大合照吧,纪念我们《暖暖都是爱》剧组全员集合,”

田璐菡笑:“好啊,我最喜欢和帅哥美女拍照了,”

刘宥畅眼神依旧定定的看着杨孟霖,杨孟霖余光注意到他的视线,咧嘴一笑小声问柔中:“我今天是帅气男子哦,对吧?”

柔中小声在他耳边答:“我帮你去问某人,你就知道答案了,”

杨孟霖努努嘴笑,“不用问,他心里我当然最好看,”

柔中戳他肩膀:“美的你,”

杨孟霖经纪人重重的咳了今日第三声。

刘佳兰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们。

刘宥畅说:“我来拍吧,你们站我后面,”

众人点点头,经纪人站到了镜头外。

刘宥畅举起手机让镜头对着杨孟霖正中间的距离,他侧着身子望着镜头。

“好,我数三二一,”

“要拍咯……”

刘宥畅抿抿嘴角通过镜头盯着看杨孟霖的侧脸,杨孟霖尴尬的别开他的目光。

田璐菡嘟起嘴不耐烦,“快按阿,磨叽什么?”

刘宥畅顿了顿,咔嚓按了三下拍摄键,完成了大合照。

刘佳兰提议他们建一个微信组,照片发到群里,田璐菡表示没意见,她打开了微信二维码,手机摆在桌上让大家扫。

杨孟霖和柔中对看了一眼,求救JPG。

柔中眼珠子转了转,无视他JPG。

杨孟霖又和经纪人对看了一眼,依旧是求救JPG。

经纪人摆摆手JPG。

「孟霖,我登机了,你在北京好好照顾自己,离男的女的远一点,否则回家你就知道狮子的厉害」

这是他男朋友十分钟前发来的短信。

干!这个flag他可以不背吗?

白衣天使杨孟霖os:我家小孩儿左脚刚走,我怎么能马上加别的男人微信呢,你看他的眼神,明显对你有意思啊啊啊!!!

黑衣天使杨孟霖os:拍照怎么了,我恋爱了也是一样有人追求的!!

白衣天使杨孟霖os:我家小孩儿炸毛了会疯的,疯起来十个人都摁不住柜门啊啊啊!!

十分钟前洋洋得意的杨孟霖,十分钟后窘迫坐如钟,不,坐如针。

转念一想,他怕什么,又没做坏事,不就合照加微信嘛!施柏宇可以和美女合照可以点赞名模,他怎么不可以?

刘宥畅推了推他胳膊指指桌上手机笑,杨孟霖一个颤抖,他是不是读剧本读眼花了,居然觉得刘宥畅笑起来有几分像施柏宇。

原来今天天气不好,是有原因的。

何止下雨,简直狂风暴雨。

最终他妥协了黑衣天使的建议,扫了二维码,加了每个人的微信,包括刘宥畅的。

其实他在台湾时很少用微信,都是用Line和同事朋友们交流,但是施柏宇喜欢聊天和他pk表情包,久而久之微信更像他们之间的一个秘密聊天室。

杨孟霖深呼吸,这是为了工作,为了工作,为了工作。

…………


为了更好的融入角色,杨孟霖早几个月开始健身,一开始是为了角色需要,慢慢的健身成为了他的一种习惯,从台湾到北京,一千多公里的相隔,也挡不住他一颗爱健身的心。

就像世间万物挡于眼前,也无法撼动他那颗为爱人而疯狂跳动的心。

以前他压制住天性,人前总是礼貌温和与每个人友好的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私下又喜欢略带顽皮的和朋友们相处,看似什么都不在乎却其实比谁都在乎,外界对他的评价。

前女友们分手时丢给他同样一句话,“你太好了,” 杨孟霖想,我太好了,所以你特么不稀罕是吗?

好几年过去了,他感谢这份不稀罕,留给他沉淀自己等待着什么的机会。

青春在歌唱,生命在沸腾。

健身房果然是适合大汗淋漓的地方,还是一个让人运动运到思考人生的好地方。

谁说他去健身房只是拍照的?看,他到了北京举哑铃每次飙升70好吗?这就是专注,努力,成熟的幽默男子!

这时候当然要发微博限动证明一下。

ID无隐心kettle:在北京还到健身馆摆拍😏,孟霖你还真是坚持😛

杨孟霖一本满足回复:必须。

前一句不算。

ID他敲可爱的:哇哦,在北京也不忘健身啊

杨孟霖回复:😏

走出健身房,他换了一套衣服,准备去附近转转,助理小妹去吃完饭了,晚上没工作。他手上拿着一瓶冷的矿泉水,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北京大街上,有一种很晕眩的感觉。

柔中刚刚发Line问他今晚要不和演员们聚餐吧,杨孟霖拒绝了,他说想一个人待一会。

早上还下着蒙蒙细雨的北京,此刻夕阳下雨后的北京又是另一番景色了。

似乎下一秒他宝贝女儿欢欢会跳起来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扭动着小屁股和尾巴原地转圈圈表演给他看,又似乎下一秒施柏宇抱起欢欢大步走到他面前牵起他的手笑眯眯的说:“孟霖,我们去吃肉排吧,”

施柏宇,杨孟霖想你了。

想你每次在杨孟霖健身后,牵起他的手去吃好吃的。

想你每次明明上课很累了,却还是在放学后抽时间陪他溜欢欢。

想你不喜欢聚会,为了杨孟霖去借狗,坐在热死人的房子里打电动只为了陪在他身边。

想你上节目,只要是选择题,毫不犹豫的选择杨孟霖。

想你像个傻瓜不远万里飞来北京,只为了安抚杨孟霖的心情,第二天又飞回去继续工作。

眼角滑过一片湿润,杨孟霖揉揉眼睛,转身往酒店方向走。

他们在一起几个月还从来没分开超过几天,所以杨孟霖习惯了施柏宇的陪伴,杨孟霖习惯了一转身施柏宇就在眼前,杨孟霖习惯了施柏宇的拥抱,习惯了每次和施柏宇一起溜欢欢,欢欢更粘他,自己开心又略带吃醋的心情。

不分别不知触手可及的珍贵啊。

他其实都快忘了,施柏宇比他小六岁。

明明是他该照顾他和欢欢的,怎么在他意识到后才发现自己才是一直被照顾的人呢。

杨孟霖你就矫情吧,矫情死你。

男朋友和女儿不在的第一天,心空。

刚刚踏进酒店大门,裤子里的手机传来震动。

是微博特别关注消息提醒。

还有一条Line的消息。

还有一段50秒的微信语音!!

来自:施柏宇施小朋友施派派同学。

杨孟霖听完50秒的语音,鼓鼓嘴膀子,嗯了电梯楼层,刷卡开门跳到床上卷起被子连滚了两下,三步骤花时5分钟完美完成。

他捂着嘴笑,躺在床上举起手机连接VPN,给下午的合照加了滤镜,点击发送,看着软件显示发送成功。

心里倒数十秒。

果然微信视频响了。

杨孟霖点击「接听」,咬咬唇“淡定”的眨眨眼。

欢欢的爪子出现在镜头里,然后是欢欢的小脸蛋,再再然后是施柏宇抱着欢欢凑近镜头,再再再然后,镜头切换前置,一个啃着西瓜的中年老头翘着二郎腿坐在客厅,和他say hi,这人是他爸!!

杨爸爸嘴里的西瓜似乎很美味,隔着屏幕他听到了什么?他爸说柏宇阿,你们聊,爸爸看会儿新闻哈!

?????

施柏宇爽朗的答:“好咧!”

镜头切换回来,施柏宇举起欢欢的右爪,又举起欢欢的左爪向着屏幕,欢欢呜呜的叫了一声。

施柏宇笑笑,开口问:“顺利吗?”

杨孟霖昂头挺胸反问:“必须! 你怎么会在我家?不是才下飞机?”

施柏宇轻抚欢欢的小脑袋,“爸比不在家,爹地和爷爷陪欢欢,我们一起等爸比回家,”

欢欢又呜呜的叫了几声,眼睛到处望。

杨孟霖坐起身,枕头依在身后,他靠在床头,手指隔着屏幕戳欢欢的脸,欢欢像是感觉到了,歪着脑袋笑了。

施柏宇嘟嘴:“我呢??”

杨孟霖吐吐舌头:“你什么?”

哐当一声那边传来关门的声音。

施柏宇解释说:“孟霖,爸去找茶友打牌了,”

杨孟霖摸摸鼻子,瞪起眼:“爸什么啦,施柏宇你再乱喊,欢欢咬你哦,”

施柏宇说:“欢欢才不舍得,对吧,欢欢?” 他捧着欢欢的小脸,呗次亲了一口。

杨孟霖这下不瞪眼了改瞪鼻子:“你怎么可以亲她?你男朋友在这里诶,”

杨大爷不满了,诶字的尾巴怨气很重。

施柏宇勾起唇角嘟起嘴:“嘿嘿,那,男朋友你快亲我,不亲不给挂断,欢欢是见证犬,”

杨孟霖红了脸,对着屏幕呗次呗次轻啄两下,捂着脸低低的笑。

施柏宇回他一个飞吻,两人静静看着屏幕里的彼此,乐呵呵的傻笑。

杨孟霖说:“施柏宇,我想你了,”

施柏宇回:“我也是,很想你,”

刚开始交往时,杨孟霖想过千万种和施柏宇谈恋爱的相处方式,他们以前都只和女生谈过恋爱,并不懂和男生恋爱该如何维系把握这段关系。

唯独有一种相处方式他是没想到的,就像这样静静的隔着屏幕对看彼此,杨孟霖的心里也很满足,那是爱一个人被给予的温暖和安全感,是施柏宇才可以打开的万中无一。

杨孟霖收起眼泪问:“柏宇,一会儿我开个直播吧,你也来看好不好,这次我来北京,有遇到喜欢我们在一起的粉丝,我想谢谢他们,”

施柏宇轻笑,“好啊,其实今天在机场,我也有遇到热情的粉丝,他们说很期待越界2,还叮嘱我在第二部能注入灵魂给王振武,让他不要那么磨叽,交给时间,”

杨孟霖哈哈大笑:“他们很可爱啦,”

施柏宇看着杨孟霖说:“是阿,我们是很多人的期待,这份爱情,我会好好珍惜,对得起彼此对得起身边朋友粉丝们的期待,”

杨孟霖挠挠后脑勺:“有时候他们知道的比我们还多,也算是给了我们很多的勇气啦,”

施柏宇停顿了两秒说:“孟霖,等你回家,我带你去吃五花肉,好不好?”

杨孟霖重重点头:“好啦好啦,我要吃五花肉拼盘,很大盘很大盘那种哦,”

施柏宇对着屏幕亲了他一口,摇摇欢欢的爪子,“哎呀,我待会儿要去拍一个杂志诶,看不了直播了,”

杨孟霖看了一眼手机时间,接近晚上九点了。

他说:“那我改明天直播,今天先预告,你不要工作到太晚啦,晚上熬夜太球赛也不好哦,”

施柏宇说:“嗯,我的孟霖真好,”

杨孟霖笑骂了他一句幼稚,两人又闲聊了几句,才挂断了视频对话。

…………


半小时后门铃响了,柔中,刘佳兰,刘宥畅,田璐菡,分别拧着一袋烤串啤酒泡面等食物,一字排开站在门外笑嘻嘻的跟他打招呼,柔中先一步进门放下了食材,其他人跟上了步伐,刘宥畅负责关门。

杨孟霖吓了一跳:“你们?!!”

田璐菡搭住他肩膀:“小帅哥,来一瓶啤酒烤串培养培养感情呗?”

刘宥畅扯了扯嘴角:“阿菡,”

田璐菡笑:“干嘛,你也想培养培养感情吗?”

柔中打开了电视机望向他们说:“好了,别理两个幼稚鬼,我们今晚来一是为了再对一遍各自剧本台词,二是看球赛的,他们几个都说一个人关在房内看球赛无趣,一起看比较有气氛,”

刘佳兰打量四周,坐在电视机前的软沙发上笑笑补充道:“是啊,人多热闹,”

杨孟霖心想,幸好你们晚半小时回来。

田璐菡拿起烤串嚼了一口,也坐在沙发上,“怎么,孟霖小帅哥你不方便吗?”

杨孟霖抿抿唇摆手:“没有啦,我待会儿要在微博开一个直播预告,明晚和粉丝直播聊聊天,”

柔中问:“这么突然吗?”

杨孟霖点头:“嗯呢,就有一些心里话想和粉丝们说说,”

刘佳兰说:“孟霖哥哥好像很红哦哈哈,”

柔中笑笑:“当然,何止红,还自带粉红泡泡那种哦!”

杨孟霖拿起两串烤肉塞到她嘴里:“吃吧你,晏柔中胖死你,”

柔中笑眯眯瞪他。

田璐菡打开一瓶啤酒抿了一口:“那部很火的剧是叫越界吧?文武兄弟太可爱了,演哥哥的演员叫什么来着……?”

杨孟霖心中一暖回答道:“施柏宇,他叫施柏宇,”

田璐菡恍然的说:“哦对对对,他好高好帅但是年纪很小,标准的小鲜肉一枚哦,声音奶声奶气的,太让人想揉捏了吧,”

刘宥畅挤进沙发间,三人并坐:“阿菡,一般这种小鲜肉都是名花有主的,你别想了,”

杨孟霖站在沙发边围观他们左一言一语,乐了,非常想纠正刘宥畅的这句成语,是名草有主,而且这枚草就在你眼前。

柔中笑着说:“既然聊到这个,我最近在看一部韩剧《金秘书为何那样》,男主和施柏宇长得挺像,你们看不,我手机下载了可以直接投屏,球赛没开始,就当看看剧学学人家欧巴的表演咯,”

沙发里同步举起了三只手,表示他们没意见。

杨孟霖耸耸肩:“看吧,看完晏柔中你也还是145cm的个子,30分的演技,”

柔中站起身打他:“要不,一会儿直播咱俩比比量身高?”

杨孟霖咬牙缕缕齐刘海抬起下巴道:180cm成熟男子无所畏惧,但是,你太胖了惹,去撞墙吧,”

刘佳兰说:“你们感情真好,”

柔中斜了杨孟霖一眼:“我们是死对头,”

杨孟霖呵呵道:“什么啦,谁跟他感情好,”

刘宥畅细细看着乐呵呵的杨孟霖。

田璐菡眼珠子转了一圈,默默瞅了一眼刘宥畅,皱眉。

……



杨孟霖打开了微博连接一直播,点击「开始直播」,评论区没多久开始刷刷刷的出现留言。

杨孟霖眨眨眼看着评论信息。

皮皮的笑。


ID Rendiwu:突然直播??

ID 托莫拉夫斯基:😳开直播了????

ID 三三:背景声音是在看电视吗,前排up一个!

ID Lilyline:😂😂😂为什么我听到一男一女的声音???

ID 我叫蒙蒙呀:哈哈哈,又卡了!

ID 唐小楼:Hello,历清北,孟霖哥哥看我看我!


杨孟霖挥挥手:“今天是直播预告啦,明晚大概8点9点10点会来直播,嗯,哈哈哈,我什么时候回台北?很多人应该都知道了吧……但为了安全,对啊,天气嗯,还是不要来了吧,”


ID 艺心Amanda:孟霖,会待北京几天?台北明后天暴雨!

ID 卡卡是公主:哥哥你那么多顶帽子为什么就爱戴这顶?

ID 新新爱吃肉肉:孟霖哥哥,台风来了,了解一下。

杨孟霖侧身看了一眼窗外,回头眯笑点点头:“听说有台风啊,时间就嗯嗯嗯……因为我很喜欢这顶帽子,所以就一直戴着,(我会告诉你是男朋友送的吗?)

ID 杨孟霖的女朋友:大哥,我们要求不多,你待到18号就行!

粉丝们在努力的帮他和男朋友谈恋爱,桥时间,杨孟霖心里敲敲给他们点了一个赞,确实很可爱,确实很不容易,但他也确实不能回答他们太多和男朋友有关的信息。

杨孟霖委婉的转移话题:“我晚点告诉你们,明天!明天记得要来看直播哦,”

关掉直播后他收到了很多私信他刚刚直播时点了定位的事,杨孟霖吓一跳,掐掉了刚刚的直播预告又重新开了一次,保存,发送,才心安的退了微博。


杨孟霖推开门走去客厅,一群人依旧在津津有味的看着《金秘书为何这样》。

静谧的夜在风雨交加电闪雷鸣下显得疯狂而又喧嚣,柔中说聊聊吧,然后搭着杨孟霖的肩走进房间关上了房门。

柔中搬了一个凳子坐下,杨孟霖也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书桌台前,他望了一眼窗外的狂风暴雨又回头看了一眼对面若有所思的好友,“你想问什么?”

柔中叹气:“你知道我想问什么,”

杨孟霖学着她叹气:“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问什么?”

柔中作势打他,又笑了笑:“你今天一早到现在一直走神,晚上饭局又拒绝了我们,你家经纪人小姐姐可担心了,但是她说你脾气倔劝不动,让我来安抚安抚你,我阿真是不容易,”

杨孟霖挠挠后脑勺轻笑:“哪有什么事,”

柔中说:“一般下小雨的时候我会想到浪漫,什么雨中漫步,什么雨中乱七八糟的奔跑,但其实真正站在雨中时,我只想回家盖起被子到头就睡,”

杨孟霖笑:“但是人本身就是会多想的生物,”

柔中不置可否的点头:“所以你刚刚在我们进门之前和你家那位视频时,你有告诉他,你多想的事吗?”

杨孟霖张了张嘴:“你怎么知道我们视频了?”

柔中翻白眼:“不然,你拒绝饭局躲回酒店,真的很认真在看剧本哦?还是思考你伟大的人生,然后挂着满脸幸福又惆怅的表情为我们开门?”

杨孟霖站起身,背对着她,眼眸投入夜色下的雨中:“其实我在想,我真正能为他做什么,我们彼此之间又该如何去正确经营这份感情,粉丝们的期待还有他的期待,我真的可以做到吗?”

柔中再度翻了一个大白眼,但杨孟霖这次没看见。

柔中拍拍他后肩说:“想不通就去问他啊,他那么爱你,会理解你的,”

杨孟霖转过身重新坐回凳子上掏出手机,点开相册其中一组照片指给柔中看:“你看,”

背景是宜兰的海滩,施柏宇抱着欢欢躺在沙滩椅上呼呼大睡,一人一狗嘴角上扬,温馨又窝心,但仔细看会发现施柏宇大腿部裹着纱布,眼角挂着几层的黑眼圈。

杨孟霖大拇指抚摸着照片里睡着的施柏宇,语气轻柔道:“我知道他会理解我,我一直知道,但我有时候会希望他自私一点,不要那么爱我,可我又忍不住去爱他,不想把他分享给其他人。他还年轻阿,明明前途无量可以有更好的人陪在身边,没有我,他会飞的更高吧,柔中你知道吗?施柏宇他真的很傻,我跟他说考试期间不要分心咱们暂时别见面,结果他抱着作业直接来我家复习了,我跟他说腿受伤不要跑来跑去,结果他考完试瞒着我跑来健身房找我还抱着欢欢说是欢欢想见爸比。我威胁他上节目不要提我的名字,他答应我了,结果他直接穿了红色的addidas裤子去上节目,红裤子的配套红外套在我车上,是粉丝们都知道的事情,他新戏在宜兰,剧组的工作人员都留宿,他呢,每晚顶着黑眼圈开车往返,我问他,你猜他是怎么回答的,他说孟霖,我只想在每天24小时的时间里多争取一个moment住在你心里,我喜欢女团,他也跟着去关注,还点赞错了高仿号,我说喜欢漫威,他搜索了一堆漫威的内容去了解,买了一箱模型摆在家里,吓的施妈妈差点报警。你说世界上怎么会有施柏宇这么肉麻这么傻的人呢?”

杨孟霖捂住脸,眼泪水啪嗒啪嗒滴落,“他似乎不怎么明白,我有多爱他,”

今天之前晏柔中并不能完全理解杨孟霖和施柏宇之间的爱情,她觉得世间感情本就如此之脆弱,男女之间结婚离婚的数不清,情情爱爱虚无缥缈,爱的再轰轰烈烈最终归于平淡埋于尘土,何况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情?她并不看好这场因戏生情的爱情,杨孟霖大施柏宇6岁,他们原本就像两条平行线,各自各精彩,各自更努力,相遇后产生的情愫暧昧你侬我侬最终也许都会被时间冲淡,她以为是施柏宇这个小孩儿穷追不舍的爱着杨孟霖,杨孟霖一时不忍拒绝而答应施柏宇来一场互相躲避孤单的感情罢了,成年人的世界爱啊恨啊有几个人是看得到未来的?

此时此刻她发现她错了,错的离谱。

他们从来不是单箭头,在施柏宇努力爱着杨孟霖的时候,杨孟霖也在努力的爱着施柏宇。

谁说不是呢?提起施柏宇时才有的宠溺,为了施柏宇去参加他不擅长的篮球比赛,这不是爱又是什么?

分则各自为王,合则举世无双,而施柏宇和杨孟霖从相爱起已是一个整体,注定分不开,他们在彼此的世界里举世无双,一点点的守护彼此,外人理解不理解根本不重要。

他们都一样傻,傻的让她羡慕。

…………


抵达桃园机场后,柔中和杨孟霖拖着行李走出机场大厅,杨孟霖很绅士的帮她手提了一些北京买的特产和包包。

接近凌晨的时间,他们站在机场大厅外一边等着接他们的车一边感谢雨过天晴没让他们的飞机延误到明天后天。

杨孟霖换回台湾的卡,低着头刷ig。

柔中问:“你告诉他,你改航班的时间了吗?”

杨孟霖抬头“啊”了一声说道:“没诶,我先回家溜欢欢再直接去他家找他,”

一旁的经纪人笑道:“安排的明明白白嘛,”

柔中答:“可不是嘛,没眼看了,”

杨孟霖说:“什么啦,几天没见了啦,回来当然要去见……的阿,”

柔中拥抱住他在耳边轻轻说道:“加油,希望你们都能更勇敢,”

杨孟霖低语道:“好啦,谢谢你柔中,我们都要幸福,”

经纪人提醒打趣道:“好了,别煽情了,一男一女的也不怕被误会?”

柔中笑着摊手道:“我们性别不同,”

杨孟霖忍不住踢了她一脚。

各自分开坐车前,柔中看着杨孟霖又补充了一句:“好好珍惜彼此,还有别想太多,”

杨孟霖笑笑点头,和经纪人一同钻进了车内。

…………


杨孟霖停好车,走到楼下,看清眼前一人一狗依在楼道灯下的身影,他拖着行李箱愣在了原地。

施柏宇松开了绑着欢欢的绳子,欢欢从他怀里跳下飞奔到杨孟霖脚边,呜呜呜的叫。

杨孟霖蹲下身子捏了一下欢欢的小胖脸:“欢欢,这么晚了,你不睡觉跑下楼在干嘛呢,是不是哪个坏蛋忽悠你下楼的,嗯?”

欢欢歪着头笑了。

施柏宇走近一把举起她,托着她的小屁股旋转自言自语道:“诶,你个小没良心,不亲我就算了,还跑这么快,以为我追不到是吧?”

杨孟霖从背后搂住施柏宇,头窝在他肩上闻着他熟悉的气息吐吐舌头道:“柏宇,我回来了,”

施柏宇笑,放下举的高高的欢欢,转过身子静静注视着杨孟霖的双眼,而后说道:“欢迎你回来,”

施柏宇牵起他的手咬了一口:“哼,这一口是惩罚你害我和欢欢在楼下等这么久,”接着又再往他手心咬了一口,“这一口是惩罚你胡思乱想,不告诉我,”

杨孟霖别过眼睛低头道:“什么,我没胡思乱想,”

施柏宇矮下身子亲吻他嘴角,“柔中都告诉我了,”

杨孟霖努努嘴蹭他鼻子:“是又怎样,来咬我!”

施柏宇下身蹭着他嘴角上扬:“好啊,”

杨孟霖脸刷的通红,推开他抱起欢欢往楼上跑。

施柏宇跟在身后笑着喊道:“杨孟霖,你行李不要啦?”


进门后,施柏宇一把拉住他手臂圈在怀里:“孟霖,”

“嗯?”

“我们是一家人,所以你担忧的现在未来都不会发生,”

“嗯……”

“柔中说你这几天看剧本注意力都不集中,我很担心你,”

“嗯……”

施柏宇深情款款的表达心意,杨大爷则是……被他圈在怀里舒服的闭起眼昏昏欲睡的状态。

他这是站着也能快睡着的神技能啊。

施柏宇板过他身子看,摇了摇头:“白痴诶,这样也能闭眼睡的哦?”

杨孟霖眯着眼附在他肩膀笑:“我认床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你在我才安心啊,”

施柏宇揉着他眉心:“我陪你一起睡,”

杨孟霖答:“好阿,”

施柏宇笑,下身摩擦着他:“可是他怎么办,他很想你,”

杨孟霖下身顶回去,恶作剧道:“巧了,他也想你了,”

施柏宇含住他耳垂声音低哑道:“那就来迎接你的暴风雨吧,”

杨孟霖勾住他脖子笑,“那你快点,我很困了”

施柏宇双手往下探,答:“ 我尽量,”

杨孟霖红着脸骂了一句:“干!”

………


三小时后 施柏宇登录杨孟霖Ig 发了一条限动。

「欢欢摇着尾巴左右看,边角疑似有“神秘男子”露出裤子。」

施柏宇搂着熟睡的杨孟霖,点进微博cp超话,看着一条条关于这个“神秘男子裤子”的研究,他得意的笑,轻轻的在杨孟霖额头亲了一口。

他们亲爱的粉丝啊,希望这次也能跟得上正主进度吧。

……


两天后,施柏宇点赞IG:

【当我老的时候,我希望有个男人能够牵着我走到最后,就像后面的那对夫妇】


点的是心声,更是真相。


泛起微光的风景,刻在我记忆,我知道我可以就这样笃定。


-The end-

评论

热度(71)

  1. 賴賴QiQi七七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