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賴

【宇霖】【派尼】伴·郎 小番外01

kuncy37:

* 日常ooc預警


* 上篇忘記說,這個腦洞宇霖沒有年齡差


* 感謝各位小可愛們在前一篇的留言,謝謝你們喜歡,所以先來一發結婚前的小日常——論盧彥澤怎麼被氣死(誤


* 提前預警一下本篇會有些小情侶間噁心吧啦的互動


* 不過還是希望大家看得開心


----------------------------正文分界線---------------------------------


      盧彥澤覺得自己現在的心情很是分裂。




  一方面是自己剛剛做了爸爸,這種感覺是很微妙的,總覺得有種開啟了人生新篇章的感覺。




  另一方面是看著手機裡施柏宇傳來的簡訊——「啊,對,因為是我跟孟霖的婚禮,所以當然在一天啊。」




  比他們兩個結婚還要令人衝擊的事實是,他這個被邀請做伴郎的人竟然在他們要結婚了才知道他們在一起了。




  所以怒而發出以下簡訊——




  「滾!」





  “所以你沒有告訴過彥澤我們在一起了嗎?”楊孟霖看著盧彥澤傳過來的訊息,一臉茫然地問施柏宇。




  施柏宇笑了笑,在楊孟霖微張的嘴唇上落下一吻,“我以為你講了欸。”




  “完蛋了,彥澤會被我們氣死。”楊孟霖仰天長嘯一聲,往後仰躺在沙發上。




  “沒事啦,過兩天再好好跟他説啊,他捨不得不來參加我們婚禮的。”施柏宇一邊剝著荔枝一邊說,“喏,別躺著了,這荔枝滿甜的。”說著就塞了一個到楊孟霖嘴裡。




  楊孟霖雙腳盤在施柏宇腰上,坐起身來,下巴放在施柏宇肩膀上,“真的咩,彥澤算我們媒人欸,我们居然都以为对方跟他说过。”




  楊孟霖噘起嘴巴嗯了兩聲,施柏宇伸手把荔枝核從他嘴裡接了過來,又順手再喂了一顆。




  “真的滿甜的欸。”




  施柏宇回頭看見楊孟霖趴在他肩膀,好看的眼睛因為吃到好吃的東西而變得亮晶晶,把頭湊了過去。




  楊孟霖見施柏宇身體被自己侷限住,於是伸出雙手,捧住施柏宇的臉頰,跟他結結實實接了個吻,順便把荔枝核渡了過去。




  “那你去跟彥澤説。”楊孟霖雙手摟著施柏宇的脖子。




  “好啊,我去跟他説。”施柏宇吐出嘴裡的荔枝核,“但是,那他就是我的伴郎咯。”




  楊孟霖一聽,本來還靠在施柏宇身上的身體一下子就坐直了,雙腿也從施柏宇身上拿了下來,變成盤腿坐。




  “施柏宇你怎麼可以這樣!你這樣是不對的知不知道!”楊孟霖光靠説的還覺得不夠有氣勢,硬是把施柏宇轉成跟他面對面坐著,開始搖晃施柏宇,“彥澤明明就説我結婚他一定做我伴郎的,你現在這是明搶知!不!知!道!”




  “好好好,你先停下來啦,”施柏宇都快被他晃暈了,“那又要我去堵槍口,還不讓他做我伴郎,我是不是也太虧了?”説罷又親了楊孟霖一下。




  楊孟霖也是條件反射,看施柏宇親過來就也乖乖回親了一下,才問:“那你想怎麼樣啦?”




  “嗯⋯⋯讓我想想。”施柏宇想了想,再看了看楊孟霖有點點不安的表情,又湊過去親了一下,“逗你的啦,你看我最寶貝的你都馬上要嫁給我了,我吃點虧也無所謂啦。”




  “屁啦,明明是你嫁給我。”說著作勢蹬了一下施柏宇。




  “好好好,是我嫁給你,那你可要好好對我,”施柏宇抓過楊孟霖的腳腕,在上面細細摩挲,“還沒過門就家暴可不行哦。”




  八月的台北熱得慌,楊孟霖只穿了一條家居短褲,施柏宇順著腳腕往上摸。




  正午的蟬鳴最是大聲,遮掩了房內兩人旖旎的低語。





  “所以你們兩個到底是什麼時候在一起的!”盧彥澤的吼聲楊孟霖在離施柏宇兩米開外的位置都聽得到,吐了吐舌頭,露出一個祝施柏宇好運的眼神就溜走了。




  施柏宇本想把楊孟霖抓來,就算不陪他上戰場,也要坐在他旁邊吧,誰知道跑得比誰都快。




  “彥澤你先冷靜一下,這是個好事不是嗎?還記得你當初語重心長跟我說的話嗎?我們現在要結婚了耶,說明我對孟霖並不是玩玩而已,是認真的。”




  電話那頭的盧彥澤沈默不語,施柏宇也不急,他知道盧彥澤只是生氣他們這兩個他最好的朋友居然要結婚才跟他講,而且當時他們在一起之後,好像真的蠻多朋友都知道了,他理所當然地覺得盧彥澤肯定知道了,誰知道他跟楊孟霖都以為對方肯定跟盧彥澤講過,所以兩個人誰都沒刻意說過。




  “⋯⋯真是服氣你們兩個,楊孟霖呢?怎麼只有你在跟我解釋,他人呢?”施柏宇心內驚呼一聲慘了,立刻拿著電話往臥室衝,“他哦,他就在旁邊啊,我把電話遞給他哦。”




  楊孟霖正躺在床上看電視劇笑得開心,突然施柏宇衝進來,指了指手裡的電話,嘴巴一直在無聲重複「彥澤彥澤彥澤」。




  楊孟霖一邊接過電話,一邊用眼神傳遞出「不是說好你來解決怎麼電話又跑到我手上了啦」的訊息。




  “喂,彥澤嗎?”




  “楊孟霖啊楊孟霖,你有臉請我當伴郎?!這麼大的事情都不跟我說?準備瞞到什麼時候?你知不知道我當時以為施柏宇那小子心懷不軌,怕你被騙,結果倒好,你們兩個是兩情相願啊,那我算個屁啊。”




  楊孟霖向站在一旁的施柏宇投去一個哀怨的眼神,“彥澤我不是想要瞞你啦,我真的以為你知道的。”




  “我怎麼知道?你說說看我怎麼知道?”




  “就、就柏宇很多朋友都知道啊,我們大學也很多好朋友知道啊。”




  施柏宇很想把楊孟霖嘴巴捂上,可惜,沒來得及。




  嘟嘟。




  楊孟霖一臉茫然地看向施柏宇,“彥澤把電話掛了欸。”




  施柏宇無奈地笑了笑,俯身在楊孟霖額頭上親了一口,沒辦法,自己選的人再怎麼笨也要繼續寵下去。




  揉了揉楊孟霖的頭髮,“沒事,明天再給他打電話就好了,這回你可要老實坐在我旁邊哦。”




  “嗯嗯。”楊孟霖用力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自己哪裡說錯,可是感覺盧彥澤火氣更大了,是不是回溫哥華的時候除了包個大紅包給他女兒之外,還要送點降火的才好。





  楊孟霖第二天是被電話吵醒的。




  他伸腿蹬了蹬施柏宇,“你快去接電話啦,好吵哦。”




  施柏宇直接被踹醒,伸手在床頭櫃摸索一番後,想看清楚到底是誰擾人清夢,結果在看到楊孟霖手機屏幕正中的「盧彥澤」三個大字後瞬間清醒。




  施柏宇知道自己不用些非人的手段楊孟霖是不會起的,畢竟自己平常叫他起床的招數現在可能不太來得及用。




  直接按下接聽鍵和擴音鍵後,把手機放到了楊孟霖耳朵邊。




  “喂,楊孟霖,你不會現在還沒起吧。”盧彥澤的聲音悠悠地傳了出來。




  “你誰啊。”楊孟霖似乎對於施柏宇直接把電話給他頗有不滿,導致語氣也有些不耐煩。




  “⋯⋯”電話那頭沈默了起來。




  施柏宇見狀趕快湊近楊孟霖小聲說,“是盧彥澤啦,彥澤的電話。”




  楊孟霖眼睛瞬間睜大,抓過施柏宇手中的手機,一下子翻身坐起來,聲音也變得無比諂媚,“彥澤哦,怎麼打電話來啦。”




  盧彥澤深呼吸了好幾口氣才平復了想要從聽筒中伸手掐死楊孟霖的衝動,“我打電話來是說,雖然你們沒告訴我這點我真的無法原諒你們,但是,我還是決定做你的伴郎。”




  盧彥澤昨天掛了電話之後,真的很想刪掉這兩人的聯繫方式。但是妻子抱著熟睡的女兒,走過來問他怎麼了的時候,他就釋然了。一個人和另一個人相遇、相戀是需要多少巧合才能成就的事情;而決定成立家庭、走向婚姻,彼此只忠誠於對方,視對方為走過下半生唯一的依靠,這是需要多少勇氣才能成就的事情。




  而施柏宇和楊孟霖即將邁出這一步,而自己能錯過嗎?




  顯然不能。




  於是睡前打了這個電話,只不過,又被楊孟霖氣得血壓升高而已。





  至於施柏宇和楊孟霖做出這個結婚決定的時候有沒有覺得這背後有這麼深刻的意義,可能還有待商榷——




  “喂喂,彥澤選擇做我伴郎啦!”掛了電話的楊孟霖興奮地掀了被子,一把撲到施柏宇身上。




  施柏宇被他撞到差點往後倒去,好不容易找到重心還要護著這傢伙不要因為太興奮撞到自己。




  “好好好,你先坐下來再說。”




  “哈哈施柏宇,我贏你欸,所以是我娶你,你嫁給我哦。”




  施柏宇是不懂這兩者間的邏輯在哪裡,“好好,是我嫁給你,昨天我就已經說了是我嫁給你了,所以你可以先坐下來嗎?”




  楊孟霖興奮夠了,一把抱著施柏宇,“放心,嫁給我我會好好疼你的。”說完,對著施柏宇的嘴巴準確無誤地親了一下。




  親完楊孟霖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來,“完了我忘記刷牙啦。”




  “算了,親都親了,不如來做點別的吧。”




  “施柏宇我已經醒了你不能這樣!”




  早上九點,窗外夏蟬的叫聲已然非常嘹亮,也許是八月的台北太熱,也許是房間內的情人太甜蜜,誰知道呢。


-----------------------------正文分界線-------------------------------------


* 計劃是更新到結婚典禮後和一些婚後生活小腦洞啦,不過期間可能會想寫些別的腦洞也說不定(又給自己立flag)



评论

热度(185)

  1. 賴賴kuncy3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