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賴

【宇霖】【派尼】伴·郎 求婚篇

kuncy37:

* 日常ooc預警


* 最近三次元實在是太忙了,本來這篇想在端午更的,結果沒寫完就一直拖到了現在


* 還是祝大家看文愉快


------------------------------正文分割線-------------------------




  “我們回溫哥華吧。”




  “好啊。”




  “我們回溫哥華結婚吧。”




  “好啊”




  ⋯⋯




  “什麼施柏宇你説什麼你再說一遍。”





  施柏宇早上是被咖啡香喚醒的,一回頭,發現另半邊床鋪已經空了。




  這可真是不常見。




  通常施柏宇需要叫三次楊孟霖大概才能醒過來,一次是起床的時候,一次是吃早餐的時候,一次是出門上班的時候。




  但是楊孟霖到底有沒有醒施柏宇就不知道了,因為他已經出門了。




  所以楊孟霖起得比施柏宇早的狀況真的很令人好奇。




  倚在牆邊,看著楊孟霖熟練地煎蛋、將烤好的麵包片抹上牛油果醬、再將乳清蛋白、杏仁奶和火龍果一起攪打之後倒入玻璃杯——好看的紅色令人食慾大振。




  回身拿盤子的楊孟霖這才發現施柏宇已經起床。




  “你怎麼在這裏啦,有刷牙嗎?快去刷牙吃早飯啦。”




  施柏宇反而走向楊孟霖,雙手圈住他的腰,頭放在楊孟霖肩膀處,親了親對方的耳朵,說道:“今天太陽是從西邊出來了嗎?我這麼有口福可以吃到你做的早餐。”




  楊孟霖揉了揉耳朵,施柏宇在耳邊講話實在是太癢了,“沒有啦,今天店裏有事,要早點過去啦。”




  “什麼事?”施柏宇又親了親楊孟霖的脖子。




  “我要拿東西啦,你能不能先放開我?”楊孟霖拍了拍施柏宇扣在腰上的手。




  施柏宇搖了搖頭,“什麼事你要起這麼早?現在還不到八點。”




  楊孟霖只好背著施柏宇這個大型掛件,慢慢轉了個身,一邊將盛好太陽蛋的盤子裡放上麵包片,一邊說:“今天餐廳有人包場給女朋友過生日,然後還要向他女朋友求婚呢。”




  求婚這個詞說出來都有一種幸福感,施柏宇聽在耳朵裡,覺得楊孟霖的聲音都變得甜蜜。




  他想試試是不是自己講出這兩個字來也可以那麼甜,於是問道:“求婚?”




  “對呀,所以有很多要佈置的,但是又不能讓女朋友看出來重點是求婚,要讓他女朋友以為只是過生日而已。”




  “這麼複雜哦。”施柏宇緊了緊放在楊孟霖腰間的手臂,又親了親他的頸窩。




  “嗯,”楊孟霖點點頭,“我也是第一次接這種,怕出什麼問題就不好了,所以早點去比較好。”楊孟霖覺得施柏宇像一條大狗狗,一大早就開始粘人,“好了啦,快去吃早飯啦,一會要上班啦。”




  施柏宇的律所最近在做一個上市的case,加班加得很兇,外加早上還是得正常起來上班,所以別說早餐了,連晚餐兩人都已經很久沒有正經坐著一起吃了,所以施柏宇今天才顯得格外黏人。




  “今天要不要我去接你?”施柏宇邊把麵包送進嘴裡邊說道。




  “你今天怎麼有時間接我啦?你們項目結束了?”




  “那倒不是,只是很久沒去接過你下班而已。”施柏宇叉了一叉子炒蛋喂進了楊孟霖嘴裡。




  楊孟霖一邊咀嚼一邊說:“那就不用啦,你最近下班都超級晚,等你忙完再說啦。”




  施柏宇放下餐具,揉了揉楊孟霖的頭髮,“那好吧,你也早點回家哦,不要搞太晚了,回家看不到你我可是會想你的。”




  楊孟霖用力點了點頭,“肯定啦,如果我不早點回來都說不上兩句話。”




  他們兩人在一起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兩年有餘,但兩人還是感覺與剛開始的熱戀期無異,每天如果不能kiss goodnight的話,總覺得那一天就是不完整。





  楊孟霖這天比施柏宇出門還早,被施柏宇拉著在門口吻了又吻的楊孟霖急匆匆衝下樓,不知道是因為那幾個吻還是跑得匆忙,臉上泛著可疑的粉紅色。




  到店後就開始確認晚餐的菜品、配酒以及數量,還有佈置餐廳要用到的所有的道具,什麼氣球啦、彩帶啦之類的。




  哦對了,還有個大到誇張的蛋糕,少說也有半人高了。




  楊孟霖的確沒親眼見過這麼大個的蛋糕,簽收的時候就在想,這得是多愛女朋友才會準備這麼大個的蛋糕?




  不過下午在看到男生的那一刻就覺得,他是真的很愛他女朋友。與前兩週來預約時完全不一樣,現場整個人呈現一種激動以及緊張交織的狀態。




  幫忙佈置會場,調校每一處細節,確認攝影攝像的最佳位置以及人員等等等等,導致楊孟霖這個老闆都覺得自己已經沒什麼事可以做了。




  不過宴會開始後,女主角臉上驚喜的表情說明了一切,楊孟霖也頓時覺得今天的辛苦都值得了。




  等楊孟霖從廚房確認好甜品後再出來,就看到男生掏出他今天看了大概一百遍的鑽戒,單膝跪地,在眾人的喝采聲中說出了表白的話語。




  不知道為什麼,這種求婚、結婚的場景,幾乎不需要過多的台詞,只要兩個人牽手對望,楊孟霖就覺得感動。




  “就真的很感人啊。”楊孟霖小聲說道,順便抹了抹眼角。




  施柏宇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場景。





  早上施柏宇一踏進辦公室就被迎面塞了個請帖,來自同組的同事。




  一邊說著恭喜一邊拆開請帖,內裏一對新人笑得甜蜜。




  “你怎麼突然想結婚了?”施柏宇好奇。




  同事一直以來秉持不婚主義,覺得婚姻無非是一張紙,與女友在一起五年也並無結婚打算。




  “你這不是浪費人家青春嘛?”施柏宇曾經這麼問過。




  “她跟我想的一樣啦,只要有感情就好,幹嘛一定要結婚?”




  施柏宇當時覺得他說得還蠻有道理的,誰知道也才過去半年而已,就已經收到了請帖。




  “因為我女朋友懷孕啦。”同事有點不好意思,但是幸福卻是誰都看得出來的。




  “什麼嘛,那還不是奉子成婚?”




  “怎麼說呢,就是在知道我們成為父母的那一刻,突然有了家庭的概念。以前兩個人怎樣都好,但是好像那一刻開始就是有一種⋯⋯有一種⋯⋯”同事思索了一下,似乎還是沒找到能夠完美形容的詞句,“就是一定要組成家庭的感覺啦,所以就結婚啦。”




  一定要組成家庭的感覺是什麼感覺?施柏宇很想繼續問下去,不過同事已經扭頭去別組派發喜帖了。




  「你曾經有一定要組成家庭的感覺嗎?」盧彥澤收到施柏宇的短信覺得很莫名。




  「當然有啊,不然我為何會結婚?」




  「什麼狀況下有這種感覺?」




  「就我某天看著我老婆的時候,想到如果我下半生跟這個女人一直在一起的時候,會有一種特別的、由心底發出的幸福感。」盧彥澤打字的時候想到當時的場景,那種相同的幸福感又出現了。




  「你老婆那時候懷孕了嗎?」




  「才沒有好不好。每對情侶感知這個時間點的狀況都不一樣,你自己到時候就會知道了。但是你又沒有女朋友,你問這個幹嘛?」




  施柏宇被盧彥澤那句“到時候就會知道了”吸引了注意力,完全沒管後半句盧彥澤的疑問。所以這個“到時候”到底是什麼時候?





  這天破天荒的全組不用加班,準點下班對於施柏宇來說已近奢侈。打電話給楊孟霖卻是沒人接聽,看了看表才六點,想說應該正在忙,拿起車鑰匙就要走。




  “柏宇,要不要去喝一杯?”




  “不了,我有事。”上回接楊孟霖下班已經是快半年之前,今天好不容易不加班,不知道看到自己出現的時候會是什麼表情呢?想到這裏的施柏宇笑了笑。




  “哦哦哦~~~柏宇又要去陪女朋友咯~~~”同事看到施柏宇的表情開始怪聲怪調起來。




  “走了走了,你們玩得開心。”




  將車開出停車場就直奔楊孟霖的餐廳,可惜,許久未曾體驗的台北下班高峰愣是讓這短短二十分鐘路程開了一個小時。




  所以當施柏宇下車,走近餐廳的時候,看到的正好就是男生下跪求婚,而楊孟霖則在一旁偷拭眼角眼淚的一幕。




  那一刻施柏宇雖然聽不見餐廳裡人群的喝采尖叫,但還是能感覺到餐廳裡的熱烈氣氛。但是一旦目光轉向楊孟霖,他就再也看不見別的了。




  就像是有一道屏障,餐廳這邊在歡呼慶賀,另外一邊卻有一種安靜的感覺,雖然楊孟霖也一直在鼓掌,雖然他也一直在笑,但是拭淚的動作還是讓施柏宇一陣心悸。




  就在這個當下,施柏宇突然覺得,盧彥澤口中那個“到時候”真的來了。




  既不是因為有了下一代所以有了所謂的責任感,也不是想到其後幾十年的生活場景,就是看到他感動與幸福交織的樣子,施柏宇就覺得,這一生就是這個人了。




  真的是很奇怪的點。




  而此時楊孟霖像是感覺到什麼似的,毫無預兆地朝玻璃外看了過來,正好與施柏宇四目相對,一如幾年前那深深望進對方內心的眼神。




  好像,真的是時候結婚了。施柏宇想。





  坐在施柏宇車上的楊孟霖似乎還未從目擊求婚的衝擊中緩過來,施柏宇摸了摸楊孟霖的臉頰,“還在感動嗎?”




  楊孟霖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施柏宇側過身輕輕擁住楊孟霖,安撫似地一下一下地撫摸著他的背。




  楊孟霖其實自己也說不清為什麼會沈浸在這巨大的感動之中,也許是第一次親眼所見,也許是自己的餐廳第一次舉辦成功的求婚,又或許是那毫無預警的與施柏宇的對視。




  他是沒想到施柏宇那時候就站在餐廳外面,靜靜地看著他,眼神中飽含著不消多說的愛意,但是除了愛意,還有點別的楊孟霖讀不懂的東西。




  像是⋯⋯像是⋯⋯




  楊孟霖覺得似曾相識,但是卻不記得在哪裡看到過了。




  施柏宇的懷抱與安撫讓他逐漸變得平靜,思緒回覆正常後才發現今天施柏宇下班真的很早。




  “你今天下班很早耶。”楊孟霖眼睛還是紅紅的。




  施柏宇點了點楊孟霖的鼻尖,“對呀,所以特地來接你,我們一起回家吧。”




  平平常常的一句「我們一起回家」就讓楊孟霖心裡漾起了絲絲的甜蜜。




  “你還沒吃飯吧?要不要去吃點什麼?現在還很早耶。”




  施柏宇一邊開車一邊抓起了楊孟霖的左手,放在唇邊親了親,目光還是直視前方,臉上表情都沒變,“回家吃你就好了。”




  “施柏宇!”




  雖然天已經黑了,但是施柏宇在看右側後視鏡的時候還是看到了楊孟霖通紅的耳尖。





  結婚的念頭一旦出來,就再也關不住了。




  接下來的幾天,施柏宇每天早上醒來看到在一旁睡得一派安然的楊孟霖就抑制不住內心那滿滿的幸福感,所以這幾天楊孟霖都是因為被施柏宇吻得呼吸不暢而醒過來的。




  而對於求婚戒指的選擇,施柏宇倒是有點頭痛。他想像了一下將鑽戒套在楊孟霖手上的場景,很有可能一拿出來就會被楊孟霖直接扔掉。




  兩人交往這麼長時間,都很清楚地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交往的是男生,所以送鑽戒這種把對方當作女性來看的行為的確是不可接受。




  在家苦思無果的施柏宇還是決定去店裏看看。




  至於戒指的品牌施柏宇倒是沒有太頭痛,當時盧彥澤結婚時就選的Harry Winston,簡單、低調,施柏宇就覺得自己結婚時一定要選這個品牌。




  店員態度熱情友善,施柏宇也單刀直入,“我是來挑婚戒的,給我男朋友。”




  挑戒指並沒有花費太多時間,施柏宇很快就看中一款單鑽婚戒,他想像了一下楊孟霖戴著這戒指的情形,忍不住就笑了。




  “看來您真的很愛另一半呢。”




  施柏宇笑了笑,“對啊,我真的很愛他。”




  店員將包好的戒指遞給施柏宇的時候說了聲恭喜,施柏宇接過戒指,內心沒來由地一陣激動。




  回家的路上施柏宇想了很多。




  從他第一次聽到楊孟霖的名字、第一次見到他、第一次跟他說話、第一次聊天、第一次對望、第一次身體接觸、第一次感受到真正喜歡一個人的感覺,然後到剖白心跡、熱戀、吵架、和好,再到搬到一起同居、一起買菜做飯、一起起床睡覺、一起看球等等等等。




  想想這一路走來哪怕其中一個環節出錯,都不會到準備要求婚的階段。




  施柏宇不禁感嘆。




  又看了一眼放在副駕座位上的戒指,施柏宇滿意地笑了。





  施柏宇這天又是被咖啡的香味喚醒的。




  照例直接去廚房從背後抱著楊孟霖忙碌的身影。




  “今天餐廳又有活動?”




  楊孟霖一邊說一邊不停地翻炒鍋中的雞蛋,“嗯嗯,又有人要求婚呢。”




  施柏宇吻了吻楊孟霖的脖子,“今天好不容易週末,又不能陪我了嗎?”




  楊孟霖抱歉地看了眼施柏宇,安撫般地親了親施柏宇的嘴唇,“下週好好補償你。”




  施柏宇沒放過準備轉頭繼續做早餐的楊孟霖,伸手把火關掉,加深了這個吻。




  “⋯⋯施柏宇⋯⋯”楊孟霖從喉嚨裡發出的輕淺叫聲完全沒能阻止施柏宇的行動,感覺再這樣下去自己今天會遲到的楊孟霖還是用力推開了施柏宇。




  “我今天還要上班啦,下班回來好不好?”施柏宇看著楊孟霖小狗般的討好眼神,意猶未盡地親了親他的眼睛,“好吧,暫時放過你,今天去接你下班。”




  吃過早餐的楊孟霖又急匆匆地就走了,不過在即將衝出門的那一刻還是記得回頭給了站在門邊目送他的施柏宇一個goodbye kiss。




  施柏宇送走楊孟霖後回到房間內,打開床頭櫃的抽屜,拿出他的求婚戒指,又確認了一邊戒指安好地放在盒子裡,將盒子又再次放回抽屜,走到書桌前,拿出寫滿了些什麼的信紙,逐行仔細看著。





  楊孟霖這邊一早上也的確忙得不可開交,而且他又簽收了一個比之前求婚的小男生更大的蛋糕。




  而且,這個客人還請了專業的團隊來進行佈置,根本不用他們插手。




  楊孟霖看著變成一片花海的餐廳,戳了戳店長,“到底是哪個客人這麼下血本啊,早知道沒什麼事做就不來這麼早了。”想了想施柏宇早上的意猶未盡,楊孟霖舔了舔嘴唇。




  這個客人不像上一個,是直接與店長聯繫預約,楊孟霖從頭到尾都沒見到,不過他想,這個客人肯定很愛他的另一半,才會弄這麼精心的佈置。




  時間一點點逼近晚餐時間,餐廳已然被佈置成一個可與電影場景相媲美的浪漫求婚地,楊孟霖確認好菜品後從後廚出來,發現餐廳裡面還是一個人都沒有。




  他覺得有點奇怪,按理說這個點朋友沒到的話主人公也要到了才對。




  突然,餐廳裡響起了悠揚的音樂聲,楊孟霖的第一反應是不知道誰碰到了音樂的開關,要趕快關掉才行。




  才剛一轉身,就看到施柏宇從餐廳門口進來。




  “楊孟霖。”施柏宇笑著喊著楊孟霖的名字。





  施柏宇一看就是精心打扮過——身著完美襯托身材的西裝,髮型也是一絲不苟。




  楊孟霖就那麼看著施柏宇慢慢走近他。




  “你⋯⋯你怎麼在這裏?”




  音樂還在持續地播放著,襯得施柏宇的聲音都變得溫柔。




  “你説呢?”




  楊孟霖想了兩秒,倏地睜大眼睛,一臉的不可置信,“是⋯⋯是你嗎?”




  施柏宇牽起楊孟霖的手,輕輕吻了一下,用能讓楊孟霖溺斃的眼神看向他的眼睛,“是我。”




  說完,伸手從西裝內拿出他確認了一天的求婚戒指,右腿單膝跪地,打開戒指外盒,捧到楊孟霖面前。




  “孟霖,我知道你現在很可能驚慌大過驚喜,但是請你聽我說完。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覺得你很特別,你的雙眼實在⋯⋯太迷人了,”施柏宇眼簾微微下垂,嘴角含笑,似乎是在回想當時初見的場景,接著又抬頭繼續道:“我當時就在想,這雙眼睛笑起來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所以那天晚上我們在床上聊天,你笑了時候,我覺得你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好看。後來我才知道,從那個時候起,我就已經喜歡你了。




  “彥澤婚禮那天你喝醉了,讓我又看到了另外的你,說實在的,即使彥澤單獨警告過我,我還是想過,不如大家就先玩玩看,反正也都喝醉了。但是我洗完澡出來時你已經醒了,雙眼還是因為醉酒而顯得迷濛,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我就覺得,眼前這個人要好好珍惜才行。所以第二天我就直接飛了紐約,解決了工作的事情。




  “後來我們很順利地在一起了,但是我們這一路走來,也並非順遂,我們也經歷過所有普通情侶經歷過的事情——吵架、和好、再吵架、再和好,但是我們誰都沒有過放棄這段感情的念頭,相反,我們會更替對方著想,吵架爭執時也學會了各讓一步,直到現在,我覺得我們之間比熱戀期的感情還要好。雖然我們從來沒有討論過之後的生活,但是,楊孟霖,”施柏宇頓了頓,用更加堅定的眼神看進楊孟霖的眼睛裡,也用更加堅定的語氣說道:“我施柏宇,想跟你一起走今後的十年、二十年,我的餘生都想同你一起度過,所以楊孟霖,你願意同我一起走接下來的路嗎?”




  施柏宇拿戒指的手有微微的顫抖,不過楊孟霖看不見,因為他的眼睛快被淚水擠滿了。




  他的確沒想到自己就是今天的主角,看了看被眼前這個人精心佈置的餐廳,又看了看跪在自己面前看似自信,堅定的眼神中透露著一絲慌張的施柏宇,楊孟霖俯身抱起了施柏宇。




  施柏宇只聽楊孟霖貼著他的耳朵說道:“我願意。”




  真的是沒有比這更動聽的詞句了,施柏宇捧著楊孟霖的臉頰,吻了上去。




  輾轉、舔舐。




  情人間的熱吻總是會讓人看得臉紅。




  兩人共同的朋友們不知從哪竄了出來,在一旁歡呼起哄。楊孟霖沒料到還有這招,臉一下就紅了起來。




  “戴戒指!戴戒指!戴戒指!”整齊劃一的呼喊聲幾乎都快掀翻餐廳的房頂。




  在眾人的注視下,施柏宇取出戒指,慎重地戴在了楊孟霖修長的手指上。然後將盒子交給楊孟霖,“換你給我戴啦。”




  楊孟霖給施柏宇戴上戒指那一刻,朋友們連帶楊孟霖的員工們都在一旁歡呼慶賀,而楊孟霖和施柏宇兩人就像是在風暴中心,雙手十指交握,頭抵著頭,只聽得見對方的聲音。




  “我愛你。”




  “我也愛你。”


----------------------正文分割線----------------------------


* 後續還是會有噠,這個系列肯定有個完滿的結局,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更啦,因為實在太忙了


* 感謝看完的小可愛們

评论

热度(184)

  1. 賴賴kuncy37 转载了此文字